1. 首頁
  2. 創業前沿

從地產大佬到投資教父,三個河南地產大佬掌管了3萬億的商業帝國

從地產大佬到投資教父,三個河南地產大佬掌管了3萬億的商業帝國

5月15日,65歲的胡葆森現身鄭州建業艾美酒店,伴隨著“哐當”一聲鑼響,建業新生活正式掛牌上市。年逾花甲之際,已是兩鬢斑白的“河南地王”打通了地產鏈條上的最后一環。
在上市祝捷大會現場,除了河南政企界的朋友到場慶功外,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的“云賀電”也頗受矚目。作為建業新生活的基石投資者,這位來自豫南小城駐馬店的“投資教父”用7500萬美元的認購金告訴老胡,何謂老鄉情深。
一直以來,堅守中原的胡葆森是河南商界的精神領袖,喜布衣粗食,愛舞文弄墨,和善而堅毅的臉頰上盡顯歲月雕琢后的豁達、保守與智慧。這在很大程度上,甚至也影響了人們對“豫商”這一群體的一貫判斷。
而另一方面,與胡葆森從工地“斗”到球場的老鄉許家印則是另一番形象。酷愛大背油頭和愛馬仕腰帶的他在商界雷厲風行,不管是布局全國還是多元化擴張,都顯露出豪邁且無畏的企業家風范。然而動輒以金錢來決勝負,又讓他難以擺脫暴發戶般的江湖“壕”氣。
如果說胡、許二人分別代表了第一代豫商的中庸與激進,那么高瓴張磊則把“學院派”的睿智表現得淋漓盡致。從耶魯投資基金的實習生到如今掌管600億美元基金的資本大鱷,張磊常以一副塑框眼鏡和雙肩背包示人,但似乎也并不影響人們尊稱他一句“大佬”。
如果再細細深扒就會發現,這三位大佬都來自最普通的河南家庭,無一例外,他們又全是通過知識改變命運,最終走向了更廣闊的世界。

/ 01 /

胡葆森:“92派”企業家的攻守之道

相比王石、潘石屹等國內地產巨頭,胡葆森的名氣并不算大,但如果論資排輩起來,胡未必有太多對手。只不過,一直走“省域化”戰略的他選擇偏安河南一隅,所以也就顯得低調了許多。
胡葆森生于河南濮陽市,1979年鄭州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到中國紡織進出口公司河南分公司,1982年又被派往香港參與組建外貿公司。從統購統銷的計劃經濟一腳踏入市場經濟,他算得上是“開眼看中國”的第一批河南人之一。
1992年是中國房企的集體誕生年。這一年,一曲《春天的故事》響徹大江南北,大批知識分子下海淘金,碧桂園、雅居樂、保利、綠地、合生創展等重量級房企應運而生;這一年,已經在香港磨礪10年的胡葆森帶著炒樓花賺到的第一桶金回鄉,與當地的建行合資成立建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

建業地產董事長胡葆森

建業在河南的第一個項目是1993年6月破土動工的“金水花園”,它位于鄭州市內金水河兩岸,由胡葆森請河南省規劃設計院出面設計,是當時鄭州第一高檔小區。胡葆森推出“按揭賣樓”、“十年回本”的模式,迅速打開了市場。
1996年,在政府要求各地金融機構與企業脫勾的背景下,胡葆森買下了建行的股份,建業集團變身為一家香港獨資企業。在此之后,建業逐步確定了在鄭州地產界的領頭地位。
2002年,胡葆森從鄭州轉戰老家濮陽,建業第一個地市住宅開發項目“濮陽建業城市花園”開盤。隨著濮陽項目的成功,胡葆森似乎摸通了地產行業的門道,同年,建業正式啟動“省域化”發展戰略。
2008年6月,建業集團成功在香港聯交所正式掛牌上市,改名“建業地產”(00832.HK),成為內地中西部地區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房地產企業,并成功募集12.65億港元資金。胡葆森決心全力推進“省域發展”戰略,不再走出河南。
胡葆森自嘲為一個“樸素的狹隘的河南主義者”,情懷與責任是他常提及的詞,他曾說,“一代人要承擔一代人的責任,我就想在河南做這么一件事。”足以見得,這份根植中原、造福百姓的濟世情懷已經深深地影響了建業的商業走向。

建業地產2019年銷售額情況

不得不說,作為“92派”企業家,胡葆森在對宏觀經濟的把控上有著獨到的眼光,但在商業決策上卻略顯守舊。就如同他所掌管的建業足球俱樂部一樣,20多年來起起伏伏、升級降級,但始終沒能擺脫平民草根的標簽,如今幾乎全靠胡葆森的“情懷”二字來強撐。
在商言商,就在建業一步步將自己裝進籠子,實施“省域化”戰略的同時,更多的外擴機會也與之擦肩而過。當情懷最終成為一種阻礙時,“造福河南”與“偏安一隅”恐怕已沒有本質的區別。
2019年,建業實現合同銷售總額1011.5億元,首破千億大關。然而,在快速擴張背后,建業地產的融資成本、借款金額及資產負債率等都呈現出增長態勢,同時還伴隨著毛利下滑、現金流不穩等的危機。
近一兩年,胡葆森改變了往日的堅持,稱“將會有條件地走出河南”,但面對碧桂園、恒大等國內頭部房企的殺入,以及正商、康橋等本土品牌的崛起,這位年近古稀的地產老兵恐怕還無法坦然脫去往日的戰甲。

地產大佬
地產大佬

/ 02 /

許家印:從“中國首富”到“中國首善”

當胡葆森回河南創辦建業時,34歲的許家印選擇從老家周口走出,懷揣積攢多年的兩萬元現金和厚厚的簡歷獨闖深圳。而在此之前,他已經在舞鋼公司擔任了近十年的車間主任。
與當時大多數“下海潮”中的企業家一樣,許家印甘愿放棄體制內的“鐵飯碗”從頭做起,看中的是市場經濟下的絕佳機會。盡管年紀輕輕就成為國企車間主任已實屬不易,但經過兩次高考才進入武漢鋼鐵學院的許家印顯然對外面的世界有著更大的興趣。
1996年,在深圳中達集團磨礪四年的許家印來到廣州創立恒大地產公司。憑借“小面積、低價格、低成本”的策略,恒大第一個樓盤——金碧花園當年實現銷售額8000萬,許家印為此獲得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而僅僅3年之后,恒大地產便躋身廣州地產10強。

恒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

從2000年開始,許家印著力于整合資源、規范流程、提升管理,陸續開發出“金碧”系列精品樓盤。隨后,恒大實施緊密型集團化管理模式以及標準化運營模式,確立了全精裝修交樓的民生地產定位。
2006年,許家印對恒大提出了“拓展全國、邁向國際”的發展口號,以潛力最為巨大的中國二線城市為主要方向,并逐步向三四線市場進軍。到了2009年,恒大的規模已經擴大了數十倍,銷售額狂增220倍,總資產與納稅額翻了150倍以上。
2009年11月5日,許家印終于敲響了恒大上市的鐘聲。當日,恒大股票收盤價較發行價溢價34.28%,市值達705億港元。受益于此,許家印以479.49億的身價成為中國大陸首富。
恒大的起步并不算早,但發展的速度驚人,這與許家印在鋼鐵企業里煉成了管理基本功不無關系。一直以來,從國企走出的許家印堅持“緊密型集團”管理模式,使得恒大在全國化擴張中少走了彎路、節省了成本,最終實現了標準化運營。

恒大集團近五年收入情況

與胡葆森在本土穩扎穩打的風格不同,許家印領導下的恒大極具冒險精神和擴張野心。經過20多年的發展,恒大形成了以地產為主業,金融、汽車、互聯網等多元產業協同發展的新格局,在衣食住行各個方面都能看到其身影。
但拋開了情懷的束縛,許家印似乎對什么產業都沒有由衷的興趣和偏愛,唯獨對“大”有著超乎常人的追求。在恒大多元化的過程中,足球也好、造車也罷,許家印喜歡用“砸錢”的粗暴方式尋求規模與實力的擴張,也曾因糧油、乳業、礦泉水等產業不符合恒大“大”的標準而選擇草草退出。
如今,許家印身上有著太多的標簽,全國首富、足球老板、管理學教授、紅頂商人,而許家印似乎更看重“慈善家”這一頭銜。近年來,許老板多次登頂福布斯慈善榜,累計為民生、扶貧、教育、環保、體育等公益事業捐款100多億元。得意之余,他甚至在酒后問手下:怎樣才能百世流芳?
不管許家印如何修改身上的標簽,都改變不了其“生意人”的烙印,他深諳企業的生存之道,世事洞明、人情練達,精明強干中又夾雜著人文主義的精神。而這,又何嘗不是中國老一代企業家的集體寫照。

/ 03 /

張磊:“駐馬店桑丘”的投資帝國

沒有胡葆森守土為民的情懷,更沒有許家印揮金如土的“壕”氣,1972年出生的張磊則是渾身充滿著精英學院派的氣息。
張磊來自于河南駐馬店市,與許家印的太康老家僅有一百公里之遙。1990年,他以當地文科狀元的身份考入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系。畢業后被分配到五礦工作,而后又赴美國耶魯大學讀MBA,師從投資大師大衛·史文森。
2005年,獲得耶魯MBA文憑的張磊拿著耶魯大學捐贈基金的2000萬美元創立高瓴資本。在短短十幾年內,高瓴資本的基金管理規模已經超過600億美金,是當前中國規模最大、投資賽道最廣的基金。

高瓴資本創始人兼CEO張磊

高瓴最早瞄準的公司是騰迅。作為國內最知名的網絡通訊平臺,騰訊當時的市值不足20億美元,張磊將基金的大部分投給了這個未來的社交游戲帝國,為自己帶來了超預期的回報。
2010年,高瓴資本以2.65億美元投資京東,促成了當年中國互聯網最大的單筆投資。據傳,人大學弟劉強東當時只要7500萬美元,而張磊在分析了京東的自建倉儲模式之后表示:“要不不投,要投就要投3億美元。”
與馬化騰和劉強東的早期友誼使得張磊的投資之路更加順風順水。在后來的資本場上,張磊常常和馬化騰一起出手,參與到滴滴、摩拜、蔚來、美團、印尼版微信等項目中。
而除了專注互聯網投資,張磊又把資本觸角不斷伸向新的領域。2017年7月,百麗在港交所摘牌、私有化之后,高瓴持股57.6%,成為鞋王實際控制人。今年年初,張磊又斥資400多億元收購了格力電器15%的股權。
從押注滴滴、百度、騰訊、京東、去哪兒等互聯網企業,到賭贏百麗、格力、藍月亮、公牛等傳統實體產業,再到重倉微創醫療、華蘭生物等新興醫療產業,張磊的高瓴資本幾乎已經改寫了中國的經濟版圖。

高瓴資本投資戰績

“我的角色就是幫助英雄人物成就大事”,張磊常常將自己比作塞萬提斯《堂吉訶德》里的桑丘,這位只當配角的西班牙農民講求實際,冷靜清醒,默默地提醒堂吉訶德從幻想中回歸現實。
張磊身上有一種少見的“中西混雜”式的價值觀。一方面,他熱愛滑雪、沖浪這些極具刺激挑戰的張揚運動;另一方面,他時常提及自己總結的3個投資哲學,分別為“守正用奇”、“弱水三千,但取一瓢”、“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而這些又都源于古老的中華文明。
作為一個投資人,張磊卻極少談“短期的錢”,更多得是在講價值。他曾不止一次地表示,要做企業的超長期合伙人,最好永不退出。因此,他也常被認為是巴菲特價值投資理念在中國的踐行者。
張磊曾在一次采訪中激動地說到:“你能想象在大街上,看到卡耐基、J·P·摩根、洛克菲勒、拉里·佩奇、貝索斯、扎克伯格同時走在一起嗎?”接著他又說,“在中國這樣的人就是走在一起,這些人在同一時間來到同一個舞臺上。”
多么振奮人心的一句話!的確,即便是最早下海創業的胡葆森、許家印,如今依然還活躍在中國的商業江湖,那么,還有什么機會是我們等不到的呢?從地產大佬到投資教父,三個河南地產大佬掌管了3萬億的商業帝國

本文章由聚創盟www.fvezae.live全網獨家提供,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61629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