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農村創業

為父母返鄉種植無患子,種植無患子創業年售千萬

為父母返鄉種植無患子創業年售千萬
吳思進:小心啊,開始。
記者來采訪時,吳思進領著村民們正在采收的這種果子就是無患子。
記者:好多。
吳思進:好多,大豐收,大豐收。
記者:摘這個果子這么費勁。
吳思進:哎喲。
用腳踹樹、爬樹、搖晃樹枝,或是用棍子敲打,還隨時可能被掉落的無患子砸中。這個季節采收無患子,對人、對樹都很折騰。
吳思進:采收是10月份中旬采到第二年的1月份。11月中旬最好。底下鋪個網,鋪個網一打下來全部在網上,把網拉起來比較方便。現在因為接近尾聲了就沒拿網去弄。
記者:人上樹這樣晃,對這個樹有破壞嗎?
吳思進:不會的。
我國長江以南的很多地方都長有野生的無患子樹,可真正了解無患子用處的人卻很少。因為吳思進2012年下半年的一個發現,短短2年時間,在他的老家,無患子的種植面積就達到了2萬畝,當地政府還制定了連續5年每年發展1萬畝的目標。曾經無人問津的無患子成了當地很多村民心目中的搖錢樹。
江西省金溪縣經濟作物局副局長姜吉良:無患子這塊。他提出來以后,我們縣里面領導,對這個做了調研,這個無患子在未來發展中前途很大。
江西省金溪縣人民政府副縣長王彬:他應該是在我們本縣,或者說乃至在全國算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做這種產品的。
江西省金溪縣瑯琚鎮楓山村種植戶洪飛馬:在我們考察以后,才知道這個東西是有哪些方面的好處。我們肯定會賺錢。
吳思進靠無患子在當地一舉揚名,他幾乎倒閉的公司也起死回生。2013年,吳思進干脆給自己剛出生的兒子起名吳患子。
高中同學劉衛民:他姓吳,無患子也是姓“吳”,你兒子干脆叫吳患子得了。再加上我們本身這個企業也算是他培養的一個兒子,所以說他兩方面都得到。
在吳思進的手中,無患子究竟能做什么呢?采訪時,吳思進讓記者把口紅涂在他手背上,做一個實驗。
吳思進:它這個去污能力很強的,也是純天然的。這個很黏的。主要是靠這個皮里面的那個皂苷清洗的。
記者:擦掉了。

種植無患子創業
種植無患子創業

吳思進:是,放在礦泉水里試一下,捏一個下去,你搖一搖,用力搖。
記者:很多泡泡,這個是哪兒來的?
吳思進:就是這個皮里面出來的泡沫,純天然的泡沫,像我們現在好多沐浴露(的泡末),是石油里(提煉的)發泡劑。(但)這個是天然的泡沫。你看,泡泡越來越豐富了,這就是純天然的肥皂。
那么,吳思進是如何靠無患子贏得財富的呢?
上海,吳思進打拼了18年的地方。高中畢業后他就來到上海,從工地上的一個搬磚小工,變成了有600多工人的建筑老板。2010年的國慶節,吳思進沒有告訴任何一個家人,獨自回了一趟老家江西,這一去,他卻決定放棄上海的一切,不再回來。

吳思進之所以做出這個舉動,都是因為三個月前,他從一位多年不見的老同學口中聽說了一個撿錢的行業。
吳思進:我同學他說,我現在在撿錢一樣的。那幾年真的是做得很瘋狂。那個時候整個行業是一直在往上升。
葉東明,就是吳思進口中的那位老同學。2010年7月的一天,葉東明到上海出差,多年不見的兩個老同學相約見了面。吳思進只知道葉東明在老家金溪縣辦了企業,但具體做什么,他并不清楚。
吳思進:我就問他,你做什么東西,他說做香料。金溪縣那時候香料很有名,但是我不知道什么叫香料。
江西省金溪縣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長葉東明:我說香精香料,他說不知道,我說精油你知道不,他說明白了,精油知道。
老同學接下來的一番話讓吳思進吃了一驚。
江西省金溪縣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長葉東明:我們精油我們基本上是出口的。我們是用那種鐵桶的,一桶200公斤的裝,他說你用桶子裝精油啊。
吳思進:當時一瓶玫瑰精油賣到800多元錢,5毫升。
江西省金溪縣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長葉東明:小瓶的價格,我大概是2角錢。(打比方)2角錢的成本,可能要賣20元這個樣子。相差50到100倍。他嚇一跳。
吳思進的老家金溪縣被譽為“華夏香都”,有香精、香料企業30多家,但當時都是生產原料和半成品,其中就包括葉東明的企業,沒有一家企業生產終端產品。原料和終端產品之間有著巨大的差價,聽老同學這么說著說著,吳思進就動了轉行回家的念頭。
江西省金溪縣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長葉東明:我當時自己也想搞,但是沒這個精力。我說我們金溪全部是做原料的,我說你來做這個東西做化妝品,肯定好。
吳思進:我也知道建筑這方面不可能一直會這樣下去的,要搞個實體、實業。這個利潤是還好,是可以值得我最起碼不會虧本去做。而且我同學他又懂。
2010年國慶節回老家考察,一個月后吳思進就轉讓了自己在上海的建筑生意,到老家租地建廠房,這讓當初鼓動他回家的老同學葉東明也很意外。
江西省金溪縣某香精香料有限公司董事長葉東明:只是讓他有個這個概念,自己去想一下。我當時也沒想到他那么沖動。
吳思進:反正我看準了就干,說干就干,如果去猶豫反而做不好的。
吳思進做夢也沒想到,他為這次沖動的轉行付出了慘痛代價。接下來的兩年時間,他不僅花光在上海打拼18年的全部積蓄,還負債百萬,陷入了人生的谷底。
吳思進的姐姐吳九香:一個建筑怎么搞成做成化妝品這個行業上來了,根本都不懂。走這條路真的是走反掉了。
不管別人如何不理解,吳思進下定決心不回上海。他如此堅決的背后,還因為一份情。而當初支撐他闖蕩上海的,也是這份情。
這里是吳思進的老家,他的家曾是村里最窮的。父母常年有病,姐姐、弟弟很早就輟學了,家里一直靠借錢供吳思進讀書。吳思進的學習成績一直不錯,讀高中時還被同學們叫做“數學家”。
高中同學周秋梅:我們男女同學之間不怎么交流的,但是就是因為他數學成績好我記住了他。特別好才會記得住。
不成想,吳思進卻在高考時發揮失常,沒有考上大學。家人都勸他補習一年,再考一次,他卻選擇外出打工。
吳思進:我做夢都想上大學。沒有錢怎么上,沒辦法。家里真的供養不起我讀書了,我知道已經是舉步艱難的那種地步。如果我再去讀書,父母的壓力相當大,我出去打工,最起碼我這邊還可以養他們。
連吳思進自己都想不到,自己這一走,卻在上海成了身家千萬的建筑老板。
初到上海,吳思進只是建筑工地上的小工,省吃儉用,第一年攢下了1000元錢。他把一半寄給老家的父母,另一半報名參加了同濟大學建筑系的函授班,報完名兜里就只剩6角錢。
吳思進:剩下6角錢,一分分加起來買鹽,但是人家不賣給我,他說懶得數,所以面條吃淡的,沒有鹽的,吃了幾個月的榨菜。
高中同學周秋梅:他自己回來有跟我們同學講過了。說是有睡過天橋下面,就是達到這種程度。
吳思進:如果我不去讀建筑學校,我就不會看圖紙,也就當不了管理人員了。我那個時候干活也不覺得累,我是從早上做到晚上都不感覺累的。
這是當時的吳思進,他一邊打工一邊讀書,很快學會了看圖紙,他的努力被老板發現,開始讓他從事管理工作。1998年,吳思進當了包工頭,2000年,他自立門戶,2007年,他手下員工已經有600多人。
日子早已苦盡甘來,但有一件事始終讓吳思進很揪心。父母的身體越來越差,幾次到上海治病,卻又怎么都不習慣在上海住,堅持回了江西老家。吳思進也就產生了回老家創業的念頭。
吳思進: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父母親,家里沒人照顧。如果這次我不回來,(父親的病)很麻煩的,好幾次都是我及時搶救,發現他然后送到醫院里才保住了命。我還是想回家創業。
2010年11月,吳思進回到老家金溪縣二次創業,生產化妝品。可當他投資600萬元,租地建廠房時,才發現自己對生產化妝品根本不懂,而他原本以為能幫上忙的老同學其實也是門外漢。
吳思進:半成品跟這個成品是完全兩個概念。他只懂一些原料,對這些化妝品包裝材料,對這些化妝品配方,都是門外漢,沒有一個人懂。
吳思進在上海打聽到一個能幫自己的人。谷雷,上海人,從事化妝品行業十多年,2011年年底,谷雷剛好從上海的一家化妝品公司離職。可是,能不能把他挖到自己的老家來,吳思進心里也沒底。
可兩人第一次相約見面,谷雷就答應吳思進,跟他回江西一起干。當時,吳思進告訴谷雷,大家一起創業,還答應給谷雷一定的股份。
谷雷:在那邊如何去開展工作,這一塊我當時心里沒譜說實在的,但是就建立在對吳總的一個信任上。當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去了。
2012年初,隨著谷雷的加入,吳思進逐漸建立了自己的技術團隊。
吳思進首先把目光鎖定在國內化妝品行業正時興的手工皂上。一塊冷制法制作的手工皂,制作周期一個月左右,不含化學清潔劑,價格是一般肥皂、香皂的十幾倍甚至幾十倍。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54800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