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暴利致富

在野豬泛濫的地方養殖野豬致富

在野豬泛濫的地方養殖野豬致富

記者來采訪的時候,正趕上當地的護秋隊進山打野豬。他們接到村民提供的線索,說是發現了野豬的腳印。
記者:有嗎?
護秋隊隊員黃小平:它這是個通道,這兒跑過來的,看。這個差不多一百六七十斤左右,這個豬。
通過腳印,護秋隊隊員判定這是一頭個頭較大的野豬。五六位獵手將分別埋伏在野豬可能出現的地方,再由兩位獵手帶著十幾條獵犬沿著野豬的腳印搜尋,把野豬趕到埋伏圈內,進行捕殺。但野豬很狡猾,出沒無常。
出沒無常的野豬,讓當地村民談之色變,即便是獵手也很小心。
湖北省恩施市沙地鄉花被村村民張獻維:力氣又大,體力又好,一般的人都怕。它根本是不怕人的。
湖北省恩施市沙地鄉花被村村民范輝祥:前幾天把我們的一個打獵的一個人現在也咬殘了,咬了甩了一丈多高。
野豬不僅傷人,也是糟蹋莊稼的罪魁禍首。特別是到了秋季,野豬是影響當地秋收的最大禍害。
護秋隊隊員黃小平:你看這個玉米吃完了,吃光了。
記者:哪里?這是被豬吃的?
護秋隊隊員黃小平:是啊,被豬吃完了,就剩下這么一點了,全部吃光光了。
因為野豬屬于國家二級野生保護動物,是不能隨意捕殺的。而當地這些狩獵隊是經過政府林業部門批準專門成立的,又叫護秋隊。
湖北省恩施市林業局副局長田代斌:要求每一個鄉鎮成立六個人左右的狩獵隊,主要捕獵的對象就是野豬。
記者:那也就說是護秋隊打野豬是合法的,是嗎?
湖北省恩施市林業局副局長田代斌:對,這是給他明確了的,主要就是只讓獵捕野豬,其他的是不準獵捕的。
槍聲讓所有的獵手都很亢奮!遠處終于發現了野豬。這是另一路捕獵隊用手機拍攝下來被打中的一頭野豬的視頻。
記者:是打到這個地方了嗎?
護秋隊隊員向祖貽:對。
記者:打了幾槍?
護秋隊隊員向祖貽:這個地方打了一槍,打了前腿。
記者:打了幾槍?
護秋隊隊員向祖貽:一槍就打了,補得這槍,這槍不補,就死不了。殺豬去,分享勝利成果。
就在隊員們抬著打死的野豬往回走得時候,一個人急匆匆趕來。
黃玉鶴:如果是活的就好了。可惜了。
看到被打死的野豬,念叨可惜的這個人就是黃玉鶴。
記者:你為什么說可惜了?

養殖野豬致富
養殖野豬致富養殖野豬致富

黃玉鶴:不打死的話,這又是我的一頭種豬。抓活的我做種,這個種對我非常重要,有這個野豬種我就有更好的產品出來了,對我的產業越好。
原本是村民眼中的禍害,卻被黃玉鶴當成賺錢的寶貝。可一提起黃玉鶴這賺錢的門路,最開始卻遭到周邊很多人的猜疑。
湖北省恩施市沙地鄉花被村村民黃凱:它是不是損害莊稼,也有這種質疑。放著城里的生活不過,到鄉下來吃苦,到時候也許就是人財兩空。
湖北省恩施市沙地鄉花被村村民張傳新:他開始回來養野豬,也就說他在宜昌不可能維持生活了。
黃玉鶴:如果大家都認為這個事可干,我這個事我就不會干了。要我干這個事,大家都認為我是瘋子,傻子的時候,我就會成功。我做任何一件事,大家都看明白了,都認為這里面有商機可賺的時候就晚了。
黃玉鶴到底發現了什么商機,讓他在45歲那一年,放棄一年能收入一百萬元左右的診所,毅然決然地從城市回到偏僻的山區老家,寧可夫妻分居兩地,不當醫生而去養野豬呢?
這一天是中秋節,是全家團聚的日子。但在花被村,記者發現村民們剛吃過晚飯就往外面走。
記者:你們這是干嘛的?
村民:趕野豬。
記者:什么?
村民:趕野豬。
秋季是莊稼成熟的季節,也是野豬最猖獗的時候,村民們為了保護自己的莊稼,幾乎每天晚上都要花時間趕野豬。
記者:這就是野豬拱的嗎?
村民:野豬拱的,有野豬糞,被啃過的玉米。
村民:天天都到地里吃玉米,我們天天都要趕。
記者:天天都要趕是吧?
村民:是。
他們吹牛角,敲銅鑼,大聲喊叫,制造各種聲響來嚇跑野豬,有時候一個晚上甚至要趕四五次。
像這樣的趕野豬,黃玉鶴在2003年9月,從宜昌市回老家探親的時候遇到過一次。
黃玉鶴:晚上他們就在敲鑼,放鞭炮,到晚上兩三點鐘,三四點鐘,特別是十二點鐘以后。
黃玉鶴常年在外地,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家鄉村民趕野豬,這讓他記憶深刻。黃玉鶴回到宜昌市后跟朋友聚會,還專門提起老家的村民趕野豬的事情。一個朋友說宜昌市當地就有人養殖野豬和家豬雜交的特種野豬。這引起了黃玉鶴的興趣,他還特地去考察了一趟。
黃玉鶴:養的這個野豬還不錯,我去看,我就問他銷量,整個銷量他就全部銷到廣州,而且銷量也不愁,非常好。當時家豬的價格,家豬的子豬價格大概就是幾塊錢一斤,四五塊一斤,他的野豬銷售就達到30塊錢一斤,旺季的時候可以達到45,我說這個不錯。我們老家野豬泛濫成災,那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我們那個地方就非常適宜養野豬。
從1994年起,在部隊當了13年軍醫的黃玉鶴轉業,在宜昌市開了一家診所,每年有一百萬元左右的收入。他白天坐診,晚上就跟朋友們一起吃飯、打牌。日子過得安逸,但黃玉鶴總覺得缺了點什么。
黃玉鶴:隨著時間的增長,我就比較厭倦,覺得這樣的生活還是不適合我的性格,還是這個太單調了。
2005年,黃玉鶴走到了事業發展的十字路口,受國家政策影響,如果要繼續擴大診所規模,需要近千萬元的投入。當時黃玉鶴只有300多萬元積蓄,他覺得與其繼續過那種單調的日子,不如拿這些錢去做些事,換一種生活方式。
2006年10月,黃玉鶴經過恩施市林業局批準,辦了馴養許可證,跟護秋隊買了一頭像這樣被捕捉到的純種野豬,讓家人試養。
黃玉鶴:我就想能不能在我們那個地方養,為什么要讓他們試,就是為我今后大批量的投資,投入資金打下基礎。如果養殖不成功的話,我就不會回來干這個事。
黃玉鶴:躺下躺下。
記者:很聽你話嘛。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53610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