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創業前沿

創業公司融資得到的錢是怎么燒掉的?

創業公司融資得到的錢是怎么燒掉的?

每天早上,你可能叫著8塊錢的專車去公司、吃著10塊送上門的午飯、周末花35塊就能做個上門美甲……讓這些低價成真的,并不是什么技術突破,總會有人為此埋單–不管是創業公司背后的風險投資,還是上市后高估了企業表現的股市投資者。

2016年春節后第一周,嘟嘟美甲被58到家收購。

這家2014年6月成立的公司一度自稱做到“上門美甲行業第一”,并在短暫生命里拿到兩筆融資,共計上千萬美元。

可是,它在賣掉的時候據稱只有200萬元人民幣。一年多時間里,嘟嘟美甲至少燒掉了幾千萬元。而這樣的一個數字,放在近期熱門的互聯網創業生意里已經不太嚇人。

但是,創業公司融資得到的錢都是怎么燒掉的?

創業公司融資
創業公司融資

  風投的錢大多變成了各類折扣

曉露是一位美甲師,于2014年12月在嘟嘟美甲上接單之前,她自己開了一家美甲店。

回憶起剛剛加入美甲平臺的那幾個月,印象最深的還是收入。“公司剛成立的那兩三個月,多的時候一天能拿到2000多元,一天做滿3單、5單就有獎勵,我最多一天能做二十多單。”

嘟嘟平臺上最便宜的服務是80元一單,即使只做基礎手部護理,也需要半個小時到四十分鐘的時間。如果是做更精細的美甲款式,價格也隨之不同。像曉露一樣的美甲師想要多少活就能接多少,靠的是嘟嘟給用戶開出的各式低價折扣,例如轉發微博就送100元優惠券、新用戶首次下單只需39元、原價119元的法式美甲也只需支付19元就可以體驗……

無論用戶花的是39元,還是1元,用戶支付金額和實際定價之間的差價,都是由平臺補貼給手藝人。收入最高的一個月里,曉露到手的收入達到四萬多。

但這樣的好日子沒能持續多久,隨之到來的是用戶快速流失。

“后來補貼、獎勵變少了,隔兩三月減一點,去年6月份我離開的時候就沒什么了。”曉露說道。又過了半年,嘟嘟賣給了58到家。

在互聯網上門服務工作的手藝人,大多有著相似的故事。在上門按摩平臺“宜生到家”工作的周師傅說,補貼最高的2015年夏天,他一個月也能賺2萬多元,現在也不行了。

創業公司融資
創業公司融資

  有的補貼燒在看不到的地方

每到飯點,你會看到越來越多的外賣小哥開始奔波在寫字樓、小區和餐廳之間。

一位不愿公開姓名的外賣小哥告訴我們,他會同時使用多個眾包配送平臺,“最多時一個月能掙1.5萬元,就是挺累。”

沒多少人愿意為了省幾步路,每天多花二三十塊吃頓飯。所以這些錢大多由美團、餓了么、百度外賣這樣的平臺承擔。

同樣一家餐廳,如果通過外賣平臺點餐,可能會比堂食還便宜幾塊。這背后沒什么神奇的技術,就是有人幫你埋了單。

同樣默默幫你付錢的還有Uber。除非是第一次注冊的用戶,否則這家公司幾乎不給任何優惠券。但為了乘客能夠叫到低價專車,Uber交到司機手上的錢遠遠超過了乘客所支付的金額。

在Uber補貼力度最大的2015年,北京一個司機如果一周能拉滿70單,不管實際交易額有多少,都能獲得7000元保底收入。這種保底補貼維持了差不多三個月。

除了保底補貼。在用車高峰時段,Uber為了鼓勵更多的司機上線,還會額外給出最高曾達到3倍的補貼–這還不算上乘客給出的溢價費用。

接單量大的司機,平臺也會根據情況有額外的獎勵–如果接滿105單,還能再獲得1400元行程補貼。

創業公司融資
創業公司融資

  創業公司到底燒了多少錢

如果不是缺錢,創業公司其實并不愿意進行頻繁的融資。因為融資意味著放棄股份,這不僅會影響到創始團隊對于公司的控制權,也會影響公司上市或者被收購之后創始團隊能獲得的回報。

我們可以認為,在競爭激烈的生活服務領域,各家公司最新一輪融資之前,所拿到的大部分錢都被燒掉了。

這樣算的話,餓了么成立五年來,至少花了12億美元。

數額最高的是滴滴出行。在最新一輪融資前,滴滴出行以及合并前的滴滴和快的打車,總計拿了47億美元。

燒錢時間最長的兩家公司是去年合并為“新美大”的美團和大眾點評。在最新一輪融資前,兩家公司已經花了29億美元。

給用戶和服務者的補貼,也不是這些創業公司巨大開銷的全部。廣告和應用推廣的花銷同樣是燒錢的大頭。

2015年9月到11月,趕集網旗下的瓜子二手車,宣稱在全國一二線城市投了2億元廣告。另一家優信二手車在好聲音決賽里則為了60秒廣告付出了3000萬元,隨后又以1.8億拿下了《奔跑吧兄弟3》的愛奇藝網絡獨播冠名權。為了爭奪用戶的目光,人人車則花重金請來了明星黃渤來做代言人。

創業公司融資
創業公司融資

  燒到最后是為了壟斷

不管是像嘟嘟那樣給折扣券,還是像Uber那樣補貼司機。本質上都是用更低的價格吸引用戶,同時用更高的價格吸引手藝人。

如果公司自己想賺到錢,只能取其一。但為了搶占市場份額,打車、外賣、團購之類的生意,前幾大公司都還只能靠倒貼錢同時滿足兩方。

燒錢參與者所看重的也都很簡單,如果競爭對手撐不下去,它們便能壟斷市場。到這時候,盈利就有希望了。

在美國市場,Uber已經做到了這樣。它也曾經靠低價補貼搶市場,雖然從未到中國這樣的力度。甩開對手后,Uber便開始從司機那兒抽更多錢。今天Uber在美國市場已經盈利。

不過即便能夠走向壟斷,燒錢也是有代價的–燒得越多,創始團隊、投資者在上市后能夠拿到的回報就越少。

而具體到一些業務,比如外賣,如果不再補貼,是不是還有那么多人寧愿等上1小時、自己為送餐埋單也是問題。

如果燒錢大戰看不到頭,公司和投資人就會尋找新的解決辦法–并購。

當處在行業第一、第二地位的兩家公司融為一家,互相燒錢也就沒必要了。市場份額排在后面的公司也很難與合并后的新巨頭競爭:這個市場就被完全拿下了。

過去的幾年年里,許多企業的合并都是在這樣的思路下完成的。滴滴和快的、美團和大眾點評、58和趕集、攜程和去哪兒、蘑菇街和美麗說。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49521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