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創業項目

劉迎建:做電子閱讀器的老大

劉迎建:做電子閱讀器的老大

行伍出身的劉迎建,毫不掩飾自己的雄心,他說電子書大戰的主動權在中國,而漢王遲早會稱王。在他的規劃里,漢王不僅要考慮終端大戰,還要考慮電子書交易平臺之戰;不僅銷量第一的名號要志在必得,也希望能憑此一戰躋身世界500強。

2009年是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元年。國家新聞出版總署預測,2009年中國數字出版總產值將達750億元,并首次超過傳統出版的產值。中國數字閱讀與出版的異軍突起,不僅表現在新一代“類紙顯示技術閱讀器”——電紙書的廣泛普及上,形成逐漸取代紙書的趨勢,而且更深刻表現在電紙書所帶來的巨大而深遠的產業變革上的跨越式發展。這個發展過程,就是劉迎建以及他所帶領的漢王科技團隊不斷推動數字閱讀與出版技術革命的過程。

很多人也許并不了解,無論是世界著名企業微軟公司,還是眾多商務通產品,乃至目前市場上75%以上的品牌手機都在使用著一項來自中國的技術,這就是“手寫輸入”,這項技術的發明者就是漢王科技董事長劉迎建。

電子閱讀器
電子閱讀器

  求知的心備受煎熬

只有親身經歷了10年浩劫的人,才真正懂得改革開放的意義。

劉迎建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從小就有著豐富多彩的夢想與抱負,甚至想攻克癌癥,想拿諾貝爾獎。但趕上了文化大革命,1968年,初中一年級之后年僅15歲的他就入了伍,后來在總參謀部當通信兵。

劉迎建幾乎什么活都干過,喂豬、挖溝、插秧、種地、做飯……小小年紀吃饅頭不論個,論斤。但對他來說,這些都不是苦,真正的苦是沒有書念。“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特別特別想學習。”他說。那時候的新華書店,書本來就很有限,他連買帶借,一來二去就把所有的書看完了。“薄薄的數理化書,軍醫大學出的書,還有天文方面的書。”至今,他依然記得很清楚。

電子閱讀器
電子閱讀器

為了看書,劉迎建晚上時常“逗留”在廁所,只因有燈。臭是自然的,但讀書在當時本身就是一件很“臭”的事,二者在一起,倒也契合。

劉迎建還極其迫切地想生病,“在醫院就能安心看書了。”為此他想了不少辦法,但居然就是沒病倒。

為念書的事兒,劉迎建被扣上了“白專”、“有野心”、“不務正業”的帽子,遭到批判,很多戰友避而遠之。

后來,上大學成為劉迎建的夢想。他想去念工農兵大學,但顯然,推薦是輪不到他的。一顆求知的年輕的心,備受煎熬。他,幾乎絕望。

不過,上大學的夢想成為劉迎建前進的支點,伴隨他熬過了這段尷尬時期。

電子閱讀器
電子閱讀器

  幸福來得猝不及防

1978年,國家恢復高考,劉迎建迎來了巨大的幸福。當時高考年齡的上限是25歲,剛剛25歲的他幸運地趕上了高考年齡限制的末班車。

多年如饑似渴地學習,使劉迎建根本不用復習,一考即中,而且還是部隊西北區的第一名。他報考的是解放軍通信工程學院計算機系,這樣選擇的原因有兩個:一是他想學以致用,回去繼續當他的通信兵,服務于部隊;二是“這個專業是最新也是最難的”,既然學就要學這樣的。

那個時代,大學生的學習勁頭超乎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自習室的燈總是亮的,里面永遠不缺人;圖書館更是天天排隊。劉迎建的感覺仿佛是到了天堂,以前看書見不得人,現在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想看多少就有多少,而且還被社會稱為“天之驕子”,受到別人的羨慕和敬仰。

劉迎建自覺英語底子薄,就整天扛個磚頭似的錄音機,走到哪兒聽到哪兒。一次,聽得入了迷,他“咕咚”一聲就掉進溝里。

“那4年我看了很多書,一本接一本。”劉迎建說。他的計算機功底因此打得非常扎實,畢業工作之后,成為他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庫。

電子閱讀器
電子閱讀器

  “可以干一輩子的事業”

“大三的時候我就把我終身奮斗的目標確定了。”劉迎建告訴記者當時一直有個目標壓在他心底,那就是一定要通過大學學習,解決自己所在部隊訓練和作戰上的一些難題。

上大學前,劉迎建所在的部隊是搞微波通信的,在訓練和演習當中,最讓大家感到煩惱的事情是背密電碼。“空中的無線通話,不能講明語,只能講數碼,必須把要講的話通過密碼本翻譯成數碼,然后雙方用念數碼進行對話,這個過程不僅非常耗時還容易出錯。而為了保障安全,密碼還要經常更換。”這給劉迎建留下了非常痛苦的記憶。

大三的整個暑假,劉迎建是在教室里度過的。他決心編一套漢字編碼方案,通過偏旁部首規則和拆字規則,把每個漢字都變成數碼,然后通過機器按密電碼加密,輸出可以使用的數碼,這樣速度和準確性可以大大提高,從而減輕通信戰士的壓力。

然而,就在編寫的時候,劉迎建發現:一套好的拆字規則,最多只能覆蓋80%左右漢字,剩下的20%還是要靠強記。當時著名的“王碼”已經有了,其他各種各樣的漢字編碼方案也有20多種。然而,每種編碼方案,無論宣傳得如何簡單,實際上都還是要進行大量的學習和記憶。

“我是學計算機的,我應該用更高層次的方法解決這個問題。”由此,劉迎建產生了用漢字識別的方法來解決漢字輸入編碼問題的想法。“人們只要書寫漢字,便可由計算機識別后產生標準代碼,我認為這種方式才是最自然的、最終的解決方式。”

“我知道這項工作很難,但這是我可以干一輩子的事業。”劉迎建說。

電子閱讀器
電子閱讀器

  “這不是助理工程師該干的事”

1982年,劉迎建大學畢業,被分到總參通訊部第一總站,職位是助理工程師。

“真的是趕上了好時候。”今天回想起來,劉迎建還是這樣感嘆。部隊把他這樣的第一屆本科生當成了寶貝,所有的事情都要找來。“我參加對日本的談判,對美國的談判,還讓我參加技術革新項目。”而與之對應的是,“科班”出身的劉迎建非常爭氣。有一次,他的幾個同事編寫一個程序,對照著參考書,編了3個月,程序寫了等腰高,但就是在計算機上調不通。劉迎建一個晚上就“馴服”得計算機乖乖聽話,把所有在場的人都嚇了一大跳。

還有一次,“我記得是做電報的訊電測試儀。”劉迎建說。當時40多個人圍著一張桌子同時發電傳,然后用一臺非常簡陋的計算機來校對他們的編碼,旁觀的人誰都認為不可能,那么簡單的計算機怎么能校對那么多?劉迎建仔細分析了一下,編了個小程序,把計算機配置動了動,成了!

電子閱讀器
電子閱讀器

1984年年底,劉迎建向總參通訊部科技處提交了20頁紙的“聯機手寫體漢字識別設備”的研發報告,當時他心里并不認為自己有多大把握能獲得批準。“這種研究不是一個助理工程師該干的事,應該是教授、院士考慮的問題。” 但讓他喜出望外的是,他的報告很快獲得了批準。通訊部還給該項目撥款2萬元,并配電腦2臺。從此,劉迎建踏上了解決中國人漢字輸入問題的科技攻關道路。

1985年3月,劉迎建主持研制了全球第一臺“聯機手寫漢字識別在線裝置”,通過手寫輸入漢字,開創了全新的漢字手寫識別領域。1986年1月,該裝置申報了國家發明專利,并向社會推廣,引起轟動。

1987年,中科院自動化所破格錄取劉迎建這個沒有讀過碩士的年輕人為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即為漢字識別。也正是在這一年,我國相關863項目也開始了,劉迎建的導師把他推薦為項目的負責人,自己甘居副手。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45917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