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生意經營

創業公司們的開工第一天,有的接外單,有的換賽道

創業公司們的開工第一天,有的接外單,有的換賽道

苦中作樂,只要堅持下去就有希望!
“一時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一位朋友在接到老板的開工延期通知后向我如此感嘆道,而這多半也是大多數朋友的心聲。當疫情代替了往年吐槽催婚的段子,成為社交平臺的主流聲音后,從不嫌長的假期也難免變了味。

正如開工第一天#釘釘企業微信集體崩潰#的話題就登上了熱搜,疫情不僅對員工遍及諸多省市的互聯網企業們提出了諸如“何時復工”、“如何線上工作”等諸多考驗;

更深遠的影響更不只是考勤與作息這么簡單,小到儲備物資、調整制度降低感染可能性,大到面對業務遭受打擊后員工心理建設、公司的戰略調整,都一圈一圈地為眾多創業公司擰緊了發條。

我們采訪了7 位來自多個行業創業公司的高層,或許能為同樣陷于焦慮中的創業者們提供一些更加具體而感性的認識。、

創業公司們的開工第一天,有的接外單,有的換賽道

01

易來客運:考慮承接軟件外包開發項目

“九成以上的損失吧。”

針對我們“春運期間大致業務損失量”的提問,易來客運總經理助理徐靜如此向我們透露道。與滴滴出行、曹操出行等以市內C to C 場景為主的網約車平臺不同,由四川本土運輸企業投資組建的易來客運以城際專車、短期包車、景區直通車、接送機等 B to C 中長距離出行業務為主。

業務本身受淡旺季影響就更明顯,外加此次的新冠疫情,易來客運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據徐靜透露,平臺目前只保留了成都-西昌(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首府,位于川西)的定制客運路線尚在運營,其他所有城際線路和包車線路已經全部關停。

相較于其他更“務虛”的互聯網行業,互聯網+客運項目更難以向線上辦公過渡。

盡管并沒有湖北籍員工,但易來客運還是于1 月 26 日就召集了各部門負責人,上報線上辦公應急預案,并于 31 日起開始線上辦公。不過,直到 2 月 3 日的法定復工時間,易來客運生產力也僅恢復到了正常狀態的 5% 左右。

互聯網+客運,本身更多的都是通過線上訂票,線下提供具體服務。受新冠疫情影響,目前整個業務基本是一個暫停狀態,線路紛紛關停,不僅使得業務、行政部門的工作量驟減,當下的線上辦公更多也只是為后期復開做準備。目前,易來客運已經開始考慮開源節流:開發部準備承接軟件外包開發項目。

但易來客運看來,回到正常狀態并不會太久。

畢竟,客運屬于社會民眾出行的剛需,而相對于傳統客運大巴而言,易來客運的點到點小車服務不僅在安全性、便捷性、舒適性方面有很大優勢,也更有利于有利于防疫工作的開展。

創業公司們的開工第一天,有的接外單,有的換賽道

02

calmthink靜想科技:借此機會推動線上辦公

相較于易來客運過渡到線上工作遭遇的阻力,calmthink 創始人霍人和則把這一次疫情看作是推動團隊適應線上協作的契機。他透露,團隊以往習慣于將word、excel 文檔傳來傳去,對于各種在線協作工具有所抵觸,但對于小團隊而言切換起來并不算難。

他透露自己是效率控,喜歡研究并使用各種最新的工具軟件,印象筆記,Omni全家桶,Xmind,Teambition,包括最新的飛書,他都有研究在使用。“好的工具能讓人效率翻倍。“?他之前總覺得團隊對工具的使用的學習速度還是太慢,這次正好有機會逼迫大家搞一次線上辦公大躍進。

于近期完成天使輪融資的 calmthink 正處成長期,主營業務是為開放辦公環境提供排除聲音干擾的靜音艙類產品。作為提供體驗升級類產品的公司,calmthink 直接感受到了寒意。

一方面,靜音艙對后服務環節有較高要求,物流、安裝、交付都涉及大量必要的線下接觸,疫情的到來使得服務環節受到非常的影響;而另一方面,它又是典型的非剛需產品,屬于公司效益走低時最容易被砍預算的范疇,疫情波及到各行各業后都會對其產生影響。

顯然,對于辦公服務賽道的 calmthink 而言,疫情的影響會更深遠。這從某種角度來說,也是霍人和希望團隊適應靈活辦公提升效率的原因。一方面,年初定下的年度計劃是給自己和投資人的承諾,不能因為疫情就所動搖,但壓力增加不少。環境不好,只能盡可能通過效率來補。calmthink 在未來 2~3 個月都將處于對新局面的適應和調整階段。小團隊的雖然靈活,也面臨了巨大的壓力和挑戰。

但另一方面,疫情也使得 calmthink 面對著一些新的機遇,目前已經立項的醫用類產品便是其中一個方向。靜音艙本身就有隔音隔斷、通風等特點,calmthink 希望通過與醫療機構聯合開發的方式,加快產品的推出,將產品線從辦公使用向醫用進行一些傾斜,提升抗風險能力。

目前,calmthink 已經全員健康地正式線上開工,唯一來自疫區的同事也并沒有影響到效率,就地在家辦公。但對于上海延遲復工需要開出雙倍薪資的規定,霍人和認為非常荒謬,作為初創小團隊選擇不予理睬。

創業公司們的開工第一天,有的接外單,有的換賽道

03

掌心寶貝:行業走到了岔路口

對于本身就把業務扎根在SaaS 工具賽道的掌心寶貝而言,線上辦公協作本身并沒有成為攔路虎。所以盡管外地員工很多,也并沒有因為疫情影響到健康和工作狀態,但為安全著想會將線上辦公的狀態一直持續到 3 月初。更多的,是在業務層面對著“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形勢。

掌心寶貝是一款“AI家園共育平臺”,簡單來說就是為幼兒園提供考勤、人員、教務、校務、保育、園區、收費等管理功能。疫情的發生,將對掌心寶貝 2 月的收入造成不小的影響。

而這一影響的走勢將會如何,掌心寶貝創始人戴振光表示并不好判斷,因為行業目前走向了一個岔路口。一方面,全國各地的幼兒園都實行了不同程度的延遲開學,這意味著既有的服務場景會受到極大的壓縮;比如,硬件銷售業務就有就面臨著無法發貨、時效延長等困境。

但另一方面,疫情壓力之下,幼兒園對于信息化的更高要求,比如信息的收集與統計、人員出入管理、體溫檢測等,或許將促使掌心寶貝其余業務線被更多地關注到;據戴振光透露,這部分業務目前已經有明顯增幅,其中體溫監測模塊已經賣爆。

盡管面對不確定,戴振光明確表示掌心寶貝方向相對清晰:首先是穩住人心,承諾不會因為疫情而裁員;其次厘清使命,接下來會瞄準無法大規模辦學的這一現實場景盡快落地方案,通過線上方案去幫助幼兒園解決問題

創業公司們的開工第一天,有的接外單,有的換賽道

04

愛斯科技:恍恍惚惚回到創業第一年

相對于對于接下來業務方向有所規劃的掌心寶貝,剛開始“云辦公”的愛斯科技則處于更為焦慮的狀態。在突如其來的疫情影響下,聯合創始人何靜稱當下的狀態是“恍恍惚惚回到創業第一年”。

同樣是to B,但主要為企業提供技術解決方案的愛斯 80%的客戶都是傳統企業,而從去年開始又主要以受到疫情最為明顯的餐飲新零售為主,所以面臨著“唇亡齒寒”的處境。

而另一方面,盡管絕大部分員工都表現得非常鎮定,但是其中也有沒有回家的湖北員工,每天都需要花費數小時安慰家人的,不僅自己近乎崩潰,管理層也感到非常難受。

所以,盡管過去幾年,愛斯科技已經將業務面向全國,將遠程協作+線上辦公已經鍛煉得輕車熟路。但急轉直下的形勢,使得愛斯科技當下很難回歸正軌。何靜表示,相對往年這個時間,最大的區別就是:往年討論的是周末去哪里浪,現在想的是帳上余額還能撐幾個月。

對于接下來的戰略方向,何靜表示會“珍惜現金,控制成本,開源節流”,暫停一些項目。

創業公司們的開工第一天,有的接外單,有的換賽道

05

VFine Music:讓公司同事不白忙活

與上述公司重點都放在線下不同,主要做音樂商用授權、企業服務和發行的VFine Music 業務以線上為主,這使得VFine Music 如副總裁陳鑫所說“中短期不會傷筋動骨”。

一方面,疫情給VFine 的生產力的影響還在可控范圍。盡管有多位家在湖北疫區的員工,但要么便是提前知曉相關情況放棄了回家計劃,要么便是堅持居家不外出。其中一位留駐北京的設計師也向我們表示,工作基本沒受什么影響。

在陳鑫看來,云辦公最大的問題還是在于無法面對面溝通,影響了工作的顆粒度。盡管此前也常有同事間異地協作,但是大規模云辦公還是首次,只有盡可能優化匯報機制和溝通方式,外加線上協作工具的配合。

另一方面,疫情使得VFine 的線上業務反而出現了增長。

類似于每當在經濟不景氣時,美國的口紅銷量反而會上升。在全國人民都端坐家中只能以文娛內容打發時間的假期,MCN、廣告創意等機構客戶采購音樂的需求明顯出現了提升。

所以,盡管公播客戶(在公共場所有音樂播放需求的客戶)有所損失,還取消了線下演出,但VFine 實際上相對于往年同一時段忙碌了很多。陳鑫透露,不少業務在年初五就開始了推進,為了讓公司同事不白忙活,所以公司堅持在 2 月 3 日才正式復工。

相較于其他賽道觀望為主的態度,VFine 顯然試圖化被動為主動。一方面加強短視頻、廣告等以線上內容為主營業務的客戶拓展;另一方面,對接視頻/社交平臺推進宣發計劃,以線上live、直播等形式將線下演出線上化。對此,陳鑫指出

“人是群居動物,互動是必然,不能線下見面,線上基于現狀肯定會有新的出現進行補充。?”

創業公司們的開工第一天,有的接外單,有的換賽道

06

HIFIVE(嗨翻屋):中長期來看市場難免受到波及

同樣以音樂視頻版權管理、音樂制作和現場演出等為主要業務的HIFIVE,受疫情直接影響也比較小。其聯合創始人&CEO 周倩表示,年前談好的業務有一些受大環境影響會有變化,但大多還在繼續推進。

據了解,HIFIVE 有兩支團隊分別常駐成都與北京,所以一直以來都有線上協作辦公的經驗。所以,在疫情爆發之后,HIFIVE 不僅既定工作基本沒受太大影響,還很快落地了一系列的防護措施,以滿足復工后對員工的防護需求。

比如充足的口罩和酒精儲備,以及分時就餐作息、進門體溫監測、返程跟蹤等制度。據周倩透露,目前HIFIVE 復工率很高。盡管也有極少在家辦公的員工,但由于在假期中提前進行了部門會議,落實各自的工作安排, HIFIVE 目前的工作效率基本沒受疫情影響。

長假期間,線上內容需求的暴漲也從某種角度拉動了HIFIVE 的業績,比如正能量音樂就出現了一個明顯的市場增長;對此,HIFIVE 將在之后加大對于線上娛樂內容客戶的拓展。

但周倩也指出,盡管目前尚未直接受到影響,但中長期來看音樂版權市場難免受到波及。

她認為,當下各行各業受的影響還體現在最直接的營收層面,后續便會經由削減預算等方式傳導到音樂版權行業。比如HIFIVE 就已經明確放緩了酒店客戶的拓展,轉而將重點放在受疫情影響較更小的行業。

創業公司們的開工第一天,有的接外單,有的換賽道

07

最后

實際上,我們還采訪到了清禾坊酒業的CEO 侯依森。相對于互聯網相關行業,還能依靠積累的技術、研發、產品方面的優勢及時調整戰略方向適應變化,酒水行業對于聚會等消費場景的強依賴,使得清禾坊處于一個侯依森口中“開弓沒有回頭箭”的處境。

除了彈性辦公、堅持線上渠道鋪設之外,侯依森也處于“苦熬”的狀態。但盡管如此,侯依森的樂觀還是給我們留下了印象,也借他的話勉勵眾多創業者:

“這種情況是人力不可抗拒的,沒有辦法,調整心態,苦中作樂吧,只要堅持下去就有希望!”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44870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