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創業前沿

疫情之下的湖北人:擔心感染,也焦慮失業

城市里,縱橫交錯的馬路現在空無一人;農村里,從前的村村通現在變成了村村“封”,村民們被“封印”在各自家里不讓出門。

一場疫情,導致全國延遲開工,很多人被迫開啟了在家辦公模式,中小企業主們也展現出生存的擔憂,而被困湖北的職場人,更是百感交集。

戲精編輯部采訪了三位身在湖北的年輕人,這段時間他們發生了怎樣的故事?

疫情之下的湖北人:擔心感染,也焦慮失業

在家休假這么長時間,我有一種要失業的焦慮

大樹是湖北黃岡的,畢業就去做了北漂,年前他請了三天年假,打算早點回老家,還得給家里備年貨呢,他提前買好了21號凌晨的高鐵。

1月20日,北京新增3例新冠肺炎病例的新聞爆出,從那一刻起,微博和微信群以及朋友圈,到處都在轉發疫情相關的新聞。

臨行前他從網上買了2盒N95口罩,從住處出門就戴上了,北京西站候車大廳里戴口罩的大概有一半,多數是年輕人。

再看網上的口罩,一夜之間,價格翻了一倍不說,都脫銷了,一罩難求。

摸了摸背包里那十個口罩,大樹覺得那就是一袋金子。

21號下午,大樹收到領導的微信消息,讓他年后回京先在家辦公。收到通知,大樹心里莫名有點擔心,甚至有些后悔回了湖北,還途經了武漢,他擔心同事會因此對他有看法。

大年初一,他又收到公司全員郵件,通知說:所有當前位置在湖北省的小伙伴,公司安排即日起至2月29號,在家帶薪休假一個月。同時,公司將為每位在湖北的小伙伴,快遞一份內含口罩、消毒濕巾、酒精棉片、免洗液等防護用品服務包。

大樹感激公司,但他心里的焦慮卻慢慢加重了。

這次疫情這么嚴重,肯定會有一些公司撐不下去,大樹所在的公司,收入也會受到影響。他為了有更好的產出,顧不了南方冬天的凍手,拼命找選題、寫文章,盡管如此,他的領導還是多有不滿。

“不知道你有沒有一種要失業的焦慮,雖然說是在家辦公,但絲毫不比在公司辦公壓力小,這段時間對公司是考驗,其實也是公司對我們所有人的一個考驗,沒有好的產出,也許領導不會說什么,但肯定會在心里默默給我們打個分。不過幸好我們公司還是有些實力的,不然可能真就要失業了。“

“唯一能讓我感到安慰的,是這次能多陪陪父母。“大樹的這句話讓我沉默良久。

疫情之下的湖北人:擔心感染,也焦慮失業

領導要求按期返工,我打算辭職,可將來咋辦

晴茹在四線小城的一家金融服務公司工作。

因為公司不準假,晴茹只得堅持工作到除夕前最后一天,趕在老家封城前最后一刻趕回了家。

除夕上午10點,繼武漢封城24小時后,黃石也宣布進入封城狀態,晴茹除夕早晨7點多到站,老爸開車來的,接上她后急忙趕回家,再晚點可就回不了家了。

大年初一上午11點多,晴茹正在房間百無聊賴地刷抖音,這幾天廣播一直在喊不要出門,確實要出門務必戴口罩,她和老爸老媽也就老老實實待在家里。

突然,一條關于黃石的微博彈窗新聞出現在通知欄里,標題稱“黃石確診31例病例 死亡1例”。晴茹心一緊,不過這也在意料之中,湖北省其他地市陸陸續續通報了,只有黃石還沒有,黃石離武漢也不遠,怎么可能沒病例,疫情通報是遲早的事。

晚上吃飯的時候,爸爸說,接到通知說是縣里鎮上的路都封掉了,你初七不用回去上班了吧?晴茹那會兒都還沒接到公司通知,她想著這得趕緊問問領導。

她借著給領導微信拜年的契機,順便和領導說了下他們鎮上封路的情況,問是不是可以延期回公司上班,在家辦公也行的。

領導回她道,公司還沒通知延假期,再說公司不大,去年業務也不是很好,越是這種時候,越是需要大家堅守在工作崗位上,不然公司倒了,你哪來的班上?你先按期來上班,或者提前來也行,只要你想來上班,我相信一定能想到辦法的。

看完領導的回復,晴茹有點想把手機砸到屏幕那邊的領導臉上,但想想剛買的手機,還是算了,說不定過兩天公司就會通知湖北同事可以晚到崗呢。

大年初三早上醒來,晴茹看到到處都在轉發《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延長2020春節假期的通知》,假期延長到2月3號了,這可是個天大的好消息,有了官方的通知,這下子公司總得延假吧!

沒想到,等了一上午她也沒收到任何通知,下午她又弱弱地問了下領導,沒想到領導還是說并沒有接到公司通知,并建議她如果想保住工作,還是想辦法按期到崗,不然飯碗可保不住了。

“去你大爺的飯碗,老娘不干了!誰愛干誰干!“晴茹在對話框里敲上了這幾句話,差點就發出去了,不過,最后還是把沖動勁兒壓在了心底。

她回了領導兩個字:“好的。”

”我想好了,還是小命要緊,等這次疫情結束,就提辭職,員工生命安全都不管不顧的公司,不要也罷。可將來怎么辦呢?這場疫情導致多少企業受到重創甚至破產,招人需求肯定沒那么旺盛,而且自己還是湖北的,多多少少會被大家區別對待,找工作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哎,不管了,反正這個公司要不得,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疫情之下的湖北人:擔心感染,也焦慮失業

新婚不久的老陳,沒等疫情結束公司可能先倒了

在武漢創業的老陳,這個春節過得五味雜陳。

老陳大學畢業后先是在鏈家做了幾年,但他不愿意給別人打工,他說要掙大錢只能靠自己創業,打工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2017年開年,他就走上了創業之路,他自己的積蓄再加上老爸和女朋友的支持,湊了幾十萬,拉了一幫以前的同事,在武漢開了個房產中介公司。

經過幾年發展,公司慢慢步入正軌,現在有模有樣了,團隊人數從開始的6個人到現在的50多個,線下門店也有三個了,老陳自己在武漢都買2套房子了,這讓我們這些老同學很是羨慕。

年前17號上完班,老陳就給員工集體放假了,正月初八再返工。他要回去結婚了,和女朋友長跑7年,終于修成正果,在1月20號辦了婚禮,現在回頭看,再晚點辦酒席可能就不讓辦了。

他苦笑著說,這可能是老天眷顧他吧,總不能把所有的門都給他關上了。

婚禮剛辦完第二天,一些來參加婚禮的朋友都還沒送走,疫情爆發的消息就鋪天蓋地而來。

隨著武漢封城到湖北全省封城,再到各村鎮開始封村,老陳越來越覺得事情不妙,照這樣發展下去,別說初八開工了,正月半開工都懸。

不久,現實論證了他的擔心,每天新增病例對于其他人來說只是一個個數據,但對于他來說,就像一塊塊磚丟在他背上讓他扛起來,不扛也得扛。

疫情肆虐,租房買房賣房的業務全部都被掐斷了,一單生意都沒有,沒有進賬不說,還有一大筆支出,員工工資和社保公積金、辦公室租金等一大堆的費用,一樣跑不掉。

“別看同事們平時都雞血滿滿說要和公司同命運共奮戰,可萬一真到了發不出工資的那天,怕是沒幾個人再這么說了,我也能理解,畢竟大家都得掙錢養家。”老陳發來一個憂傷的Emoji。

大年初五,離老陳公司本來的開工日還有三天,他收到湖北省延遲到2月13號開工的新聞,他趕緊打電話給財務,財務說,目前賬上的流動資金,勉強還能支撐兩個月,而且馬上銀行貸款也到期了。

疫情之下的湖北人:擔心感染,也焦慮失業

原本打算今年再擴張2個門店的老陳,現在如坐針氈。

財務建議老陳要不員工工資先拖一拖,現在疫情這么嚴重,大家應該能理解的。

老陳坦白說,剛聽到財務的這個建議時,他是有點心動的,現實就在那里,可能沒等到疫情結束,自己的公司就先倒閉了,但最后老陳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現在的老陳只盼著疫情早點過去,希望等到疫情結束,國家能出一些稅收減免政策幫一幫他這個小企業主,2020年的日子大家都不好過呀!

大樹擔心會失業,晴茹害怕不好找工作,老陳怕公司堅持不到疫情結束的那天,其實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焦慮,而他們只是萬千被疫情陰霾籠罩下的縮影,但日子終歸是要過的。

大樹說他在家辦公,也會嚴格要求自己的,多點產出,不辜負公司對湖北員工的一片關懷之情;晴茹打算趁著這段時間多看看書,提升下自己,只要技能硬,不相信找不到工作;老陳也想好了,他說哪怕公司倒閉了,也不能欠大伙們一分工資,都是出來掙錢的,不容易,實在堅持不下去,就把房子先賣一套,還能撐一段時間。

在這場災難面前,信心就是最好的免疫力。

正如鐘南山院士所說,“武漢本來就是一座很英雄的城市”,我們都有信心,一起戰“疫”。

愿疫情之火早日熄滅,

愿身邊人都健康平安。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44860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