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創業故事

做最真實的自己:我的十年創業經歷

做最真實的自己:我的十年創業經歷

從三個教書匠到50多人的團隊;從一個小閣樓開始創業到現在1200多平米的辦公場地;從一個行業默默無聞的無名小卒成為業內小有名氣的企業。而在十年后,在公司蒸蒸日上的時候,我卻做出了卸任公司總經理的決定。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么?我又在創業過程中做出了哪些關鍵性的決定和選擇?這家公司為什么可以在這個日益加劇的市場競爭中活下來?聽我慢慢道來。

十年創業是我職業三部曲的最后一個篇章。在這十年中,我最為驕傲的事情不是公司業績增加了多少倍,規模擴大了多少倍,在行業里有多大的知名度。而是經過了這十年的起起伏伏,這個公司活到了現在,沒有死掉。

在中國,創業公司的生存率是10%,也就是每10家創業企業,只有1家最終能存活下來。而這些活下來的中小企業平均壽命是2.5年,5年內會倒閉60%,10年內90%企業會消失。剛才講的這些數據來自傳統的制造業和服務業,我們從事的電商行業,其存活會更低、平均壽命更短,估計只有傳統行業的一半。我們很幸運,通過小伙伴們的共同努力,一直堅持到了現在。

做最真實的自己:我的十年創業經歷

決定創業

當初剛開始創業的時候,我們三個老師,也是多年的好朋友,一共湊了十萬元,開了一個企業培訓公司,那時候大家都是工薪階層,手里沒有多少錢,我記得有部分錢還是向我大舅子那里借來的,屬于負債創業。

當時我老爸是比較反對我出來創業的,主要有三個原因:第一是因為我在原來那家公司,已經屬于高層管理者,同時公司又順利引進了風投,工作穩定又有發展前途,離開比較可惜。第二,他覺得我們就拿這么點錢出來創業,簡直是瞎折騰,在我們舟山老家,用這點錢開個小店還不夠,他覺得我們創業成功幾率是極低的。第三,那時候我老爸在杭州一個機械廠做管理,他希望籌備一個小工廠來做線切割,業務和設備都不需要我擔心,如果我要創業,這些他都會幫我搞定,希望我能過去把這個廠搞起來,初略估計一年掙個20來萬應該沒有什么問題,他覺得自己的這個項目比我們的培訓項目靠譜多了。

那時候我有兩個堅定的信念:一是在有條件的前提下,我會選擇做自己認同的、喜歡的的事情;二是如果我決定做某件事情,會全力以赴去踐行,讓行動的結果來告訴我答案。雖然老爸對我創業頗有微詞,但我還是義無反顧去做了。我只想用自己的行動和結果來說服他。

為了節省成本,我們在一個小區里租了一間閣樓,只有40來平米,一間當辦公室,一間是我睡覺的地方,三個教書匠就這樣開始創業之路。后來因為崗位需要又引進了兩個員工,是我們以前的學生。這樣一路摸石頭過河,一年過去了,公司業績沒有任何起色,干到年底,一盤算,不但沒有掙錢,十萬的投資款用的也差不多了,賬上只剩下幾千元。

這個時候,又出了一件雪上加霜的事情。公司的其中一個股東,提出退股,因為家里幫他安排一個事業單位,工作比較穩定,他自己也覺得繼續創業沒有前途,同時家里也不好交代。那段時間自己比較焦慮,也很痛苦,錢也沒了,最核心的人也走了一個,不知道公司的未來在哪里?接下去的路該怎么走?還好,另外一個股東跟我是一條心,他也是我十年的黃金搭檔,在這十年創業過程中,始終不離不棄,我們互相鼓勵、互助支持一路堅持下來,非常感恩他。

做最真實的自己:我的十年創業經歷

為了事業,去到義烏

創業第二年,我們決定對產品做調整升級,不能這樣等死。在做了一系列調整后,公司的業務漸漸有了起色,慢慢上了軌道。同時我們也發現企業培訓領域和自身能力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們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做業務的轉型,開始進軍電商這個領域。為了穩妥起見,原來的培訓公司業務不變,繼續經營,由我的搭檔負責。而我只身一人前往義烏,去尋找新的產品和電商項目。

十年前,相對于金華,義烏是一個非常適合創業的城市,特別對于初創型的公司尤其有優勢。那里有發達的物流通往全國和世界各地,有著全國最大的小商品市場,有豐富的貨源可供選擇。商業上有個準則:你的公司所在地要么靠近客戶,要么靠近貨源供應商。而電商的客戶是分布全國各地乃至全世界,雖然我們那時候不怎么懂商業,但運氣比較好,選擇了義烏這個貨源集散地算是一個很明智的決定。最后我們選擇了假發作為我們的主營產品,這個行業剛好處于騰飛期,電商也在上升期,天時地利都趕上了,我們的運氣非常好。

產品選定后,馬上在義烏租了一個二室一廳,大廳辦公兼當倉庫,房間里睡覺,廚房自己燒飯自給自足,生活工作一體化。那真是一段激情燃燒的日子,除了睡覺吃飯上洗手間,其余時間全部撲在了工作上,每天要工作14到15個小時,沒有任何的娛樂活動,因為很喜歡電商這個行業,身體雖然很累,但精神是愉悅的。一年后,公司的業績直線上升,當年就實現了盈利。

我當時就做了一個決定:叫搭檔把在金華的培訓公司關了,來義烏一起做電商這個項目。雖然那時這家培訓公司也是賺錢的,但為了集中優勢兵力,更加專注于一個行業,把其做透做強,不得不犧牲一些短期的利益。這個決定后來被證實是明智的,有所舍才有所得。

在接下來的二年里,公司發展一直比較順利,員工人數、業績、辦公和倉庫的面積一直都在穩步上升。在創業的第三年,公司引入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邊總。我和搭檔在公司運營、后勤、產品、團隊管理與執行面上基本都沒有什么問題,但在戰略層面上我們缺少長遠的眼光和格局。而邊總剛好可以彌補公司的這個短板。同時他做過金融、房地產、互聯網三個行業,從業經驗非常豐富,也經歷過大起大落,在做商業的過程中掉過很多的坑,犯過很多錯誤,這些經歷是我身上所不具備的。

我的老丈人常和我說一句話“你的一生到目前來說,都走的很順,其實人要跌過大跟頭才會真正的成熟,你缺少這樣的經歷,同時我也很擔心你摔過跟頭后,你是否還能站起來?”老丈人的話深深的扎在我的心里,同時也傳遞里這樣一個信念:有機會找摔過跟頭又可以重新站起來的人合作,做到互補,邊總就是這樣一個人。這種類型的人有兩個非常大的特質:一是堅韌,二是樂觀,這也是創業者必須具備的素質。他雖然是公司的瞌睡股東(PS:不參與公司具體經營的叫瞌睡股東),但他在公司的發展和戰略上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做“正確的事”遠比“正確的做事”更為重要,前者代表了方向,后者是執行,方向錯了,再多的努力也是枉然。就好像我們扣紐扣,第一個扣錯,第二個、第三個……跟著就錯了。

雖然之前和邊總不認識,但我們只談了兩次就把合作的事情敲定下來了。他之所以能夠這么快速的選擇和我們合作的原因是“之前,他在朋友里聽了這么一個故事:一個公司的副總經理離職時,他手下很多的員工都流淚了”,這個人就是我。

他覺得這樣的人不管能力如何,但做人應該是比較靠譜的。這也再次說明,我們所做的一切都符合因果定律,現在你所做的努力,未必馬上會獲得收獲,但在未來的某個時段,它的效果就會顯現出來,幫你獲得機會和回報。

這么多年,和很多朋友有過合作,有一個深刻的體會:大家能夠走在一起,不僅需要緣分,更需要有共同的理想和目標,在人品和價值觀上要相互認同,除此之外,每個合伙人要認識到自己的短板在什么地方?這非常重要,這也是合作的前提。如果一個人認為,我是無所不能的、是完美的、沒有任何短板的,公司的一切自己都可以搞定,即使合伙也很容易破裂。套用一句老話,“沒有完美的個人,只有完美的團隊。”

這樣我們核心團隊的金三角就構成了:我負責公司的團隊管理、產品、后勤;我的搭檔負責市場和運營;邊總負責公司整體戰略。在接下來7年的創業過程中,公司經歷過一些波動與困難,也和其他人有過深入的合作,運作過新的項目,經歷過很多的失敗,但我們這三個股東始終團結在一起,沒有動搖和變動過,這是我們公司在十年里可以存活下來最主要的因素之一。邊總到目前為止已經合了7年,我的搭檔合作了10年有余,我們三人之間的合作關系也被業內傳為一段佳話。在中國,有句俗話“一個人是一條龍,一群人變成了蟲”,可以共苦,但不可以同甘。由此可見,合作真是一件非常有挑戰的事情,很感恩我的合伙人,感謝這份信任。

做最真實的自己:我的十年創業經歷

回歸家庭,回到金華

在義烏創業的三年,為公司今后的發展打下了扎實的基礎。但新的問題又浮現出來,在義烏的這些日子里,沒日沒夜的工作,幾乎所有的心思的撲在了事業上面,每個星期只能回一趟在金華的家。星期六晚上回金華,星期天中飯后就得趕回義烏公司,家里的事情基本都是愛人一手承擔,我無法盡到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責任。比如每年愛人的學校都會發豬肉,以往每次都是我去一起幫忙拿回來,在創業的三年里,連這點小事我都幫不上手,我和愛人的關系越來越疏遠。

有一次因為一件小事我們發生爭執,她對我說了一句“這個家里有你沒你一個樣”,說這句話時,愛人眼里有期待,更多的則是失望。我頓時楞在了那里,在我們舟山老家,都是“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組合,我一直認為一個男人多掙錢,就是對家庭最大的貢獻和責任,而現實和我想象的不一樣。家人不僅需要物質上的支持,更需要的是時間和精神上的陪伴。我在思考“如果一個人,事業有成,但最后妻離子散,做這個事業又有何意義呢?”

當初創業的時候,我有征求過愛人的意見,她非常支持我去追求自己的夢想,愛人是一個很有胸懷、大氣的女人,每次我變動工作,她從來不反對、或者給我添加阻力,那刻我心生愧疚。工作和事業不是生活的的全部,它只是我生命的組成部分。我、合伙人、部分同事都居住在金華,那一刻我下了一個決心:把公司從義烏搬回金華。我知道公司搬到金華后,會對公司業績產生很大的影響,事實也是如此。那時候我們公司的主要業務是批發,金華的物流和供應鏈遠不及義烏發達。但我內心深深知道,魚和熊掌不可兼得,什么才是最為重要的,這是必須要付出的代價。

在回金華的第一年,公司業務有下滑的跡象,很多物流需要從金華轉運到義烏才可以發到全國各地,部分國外的客戶在金華根本就找不到物流公司可以發,工廠送貨成本和物流成本急劇上升,轉型勢在必行。那時候我們股東幾個聚在一起,反復討論,為了改變現狀,必須把現在的業務結構做一個大幅度的調整:從批發的模式轉型到零售上來。

那時候我們全國有幾百家經銷商在銷售我們的產品,業績相對已經比較穩定了,而在零售上我們的業務幾乎為零。轉型意味著我們要慢慢放棄原來的這些批發客戶,在零售上從零開始做起,積累客戶。雖然產品沒有改變,但這兩個業務模式的客戶群、銷售的平臺、運營模式都存在著重大差異,一切都得重新開始,我們把這次的轉型稱為是公司內部的二次創業。

經過長達三年的努力,公司終于完成了這驚險一跳,公司重新進入穩定發展的時期,而且未來發展空間更大了、團隊也更強了、發展趨勢也更好了。每一家公司不論你做十年、二十年、還是更長,都是一家創業公司,做事業沒有守業一說,不進則退。只有自我革命、自我革新和迭代公司才會最終生存下來,活的更長。

做最真實的自己:我的十年創業經歷

同時,我有個深刻的感悟:“禍兮福所倚”,如果不是因為搬公司,如果不是因為需要業務轉型,把批發業務穩定的做下去,公司不做任何的變革,就這樣溫水煮青蛙,也許我們這家公司在早些年就死掉了。所以我們時刻警醒自己:好事也許會變成壞事,所以得意時莫驕傲;我們認為的壞事、痛苦的事有一天會成為你快樂的源泉,失意時莫沮喪。“諸行無常”,永遠秉承一顆好奇心、勇敢的心,不斷探索,這便是修行,生活是一個道場,工作也是。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一直堅持李嘉誠老先生“穩中求進,進中求穩”的原則前行,不冒進也不保守。就好像一輛汽車,要有油門保持創新前行的動力,也要有剎車來避免致命的風險,兩者缺一不可。

辭去總經理職位

在接下來的幾年里,公司發展勢頭一直非常好,業績每年都有成長,公司的小伙伴們也越來越多。就在公司蒸蒸日上的時候,2017年年底,我辭去了公司總經理的職務,由我的搭檔出任公司的總經理(他原來一直負責公司的運營,擔任副總經理的職位)。

公司里一個七年的老員工聽到這個消息時,有點悲傷的和我說“嚴總,你不要我們了嗎?”。我對她說:這家公司是我們一起創辦的,十年來,我一天天看著它長大,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有著深厚的感情,我哪舍得說不要就不要了呢。我雖然離開了總經理這個職位,同時我還是這家公司的股東和創始人,在余生我還是會陪著這家公司走向未來。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44785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