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農村創業

賺錢最快的黑作坊是如何干三個月可以買輛別克的?

賺錢最快的黑作坊是如何干三個月可以買輛別克的

黑作坊來錢快,是靠什么賺的錢?黑作坊來錢快,據說三個月就能買輛別克了,這可是暴利呀。黑作坊來錢快但是這個“黑”字也說明了其賺錢手法的不可告知性,那么究竟這黑作坊來錢快的賺錢之道是什么呢?下面為你揭秘。

黑作坊來錢快黑作坊在是影響食品安全的一個重要原因。根據“黑作坊來錢快”的消息線索,記者暗訪鄭州黑作坊看到,在環境極差的小作坊內,生產者許多常見的食品,原料都是沒有質量保證的色素和面粉等,價格低廉,這也是黑作坊來錢快的主要原因。黑作坊來錢快這些黑作坊制作出的食品在各處的小店都有賣。

黑作坊來錢快一提起黑作坊,消費者立馬就能與臟、亂、不衛生等等形容詞聯系在一起,然而近日黑作坊的老板再次告訴你,黑作坊跟來錢快也是緊密相連的。鄭州小食品黑作坊的老板告訴記者,黑作坊生產,往往投入少,收益大。

賺錢最快的黑作坊是如何干三個月可以買輛別克的?

起步資金不過幾千元,租個五六百平方米的廠房,臨時招十來個人,一天能出上千件貨。

一個老板干了3個月,就買了輛別克轎車。開始還只是麻辣食品,后來發展到只要是吃的都能生產,有的還是“名牌”。這樣的經濟利潤是眾多上班族所望塵莫及的。但是到底是誰造就了這樣的“喜劇”呢?

黑作坊生產出來的食品質量安全讓人甚是擔憂。現有“硼砂”沙琪瑪被查,后有添加劑面制食品等等,絕大大都產物都有各類香精、色素等增加劑,有的配料唯一兩三種,增加劑卻有七八種之多。這些的食品都會對人體健康造成嚴重的傷害。

黑作坊本該是食品監管部門重點打擊的對象,但是為何能夠安然的存在食品市場且能夠創造如此的經濟利潤?雖有整治,但是整治了一時之后,風頭過后,大量的黑作坊“回流”。這樣的整治又有何意義,倒是把本是有證經營的正規企業也活生生的逼成了“黑作坊”,使得黑作坊的數量越整越多。

在國內著名的小食品重鎮———鄭州市管城區十八里河鎮的柴郭村,街道上冷冷清清,隨處是“廠房出租”的告示。但稍加留意就會發現,空氣中飄散著一股刺鼻的麻辣味,銷售食品添加劑的廣告牌仍然立在村口,專門制造、維修麻辣食品機械的門市也照常營業。

“唉,我跟你說,現在做小食品真的好難。”面對《經濟參考報》記者的提問,老何甩了甩手,一副不提也罷的樣子,長長地嘆了口氣。

38歲的老何身穿棕色皮衣,留著分頭,小眼睛,從外表上看,跟一個普通的農民工沒太大區別。只有在他說話或是思考的時候,瞇成一條縫的小眼睛里,才會透出商人的精明與世故。 在老何看來,鄭州的小食品之所以接連“出事”,主要原因在于,隨著“正規軍”的聚集,受利益驅動和監管缺失,黑作坊開始滋生,最終導致“一只老鼠壞了一鍋湯”。

十八里河鎮柴郭村村民“阿杜”介紹,黑作坊生產,往往投入少,收益大。“起步資金不過幾千元,租個五六百平方米的廠房,臨時招十來個人,一天能出上千件貨。一個老板干了3個月,就買了輛別克轎車。開始還只是麻辣食品,后來發展到只要是吃的都能生產,有的還是‘名牌’。”

老何本是江西人,因為妻子來自湖南省平江縣———當地盛產各種麻辣食品,隨即進入小食品行業,后輾轉來到鄭州市,“從業”至今已經10年有余了。

“雖然我人不算老,但是在這個行業干的久了,所以他們就叫我老何。”老何滿嘴湖南口音的普通話,濃重得就像他周身散發出的麻辣味。

賺錢最快的黑作坊是如何干三個月可以買輛別克的?

2011年4月份,因為招工困難、成本增加等因素,老何把自己的麻辣食品作坊從江西南昌遷到了鄭州。為了擴大產能,還從親戚朋友那里借了20多萬元。

“在我們業內有句話,做小食品的,如果在鄭州賺不了錢,在別的地方也就不用干了。因為鄭州有全國最大最有名的小食品市場,各地的經銷商都會來這里進貨,可以說是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

老何所說并非夸張。由于河南是重要的糧食大省,人口大省,加上交通、物流業發達,經過多年發展,圍繞鄭州市及附近的新鄭、中牟、新密、滎陽、新鄉等地,已經形成了一條頗具規模的小食品產業帶。

以最為典型的鄭州市管城區十八里河鎮為例,其從1992年起開始實施“南白北綠”工程,即鎮政府以南各村發展加工粉芡、粉條、粉皮和豆腐制品的白色副業;鎮政府以北發展綠色蔬菜種植業。隨著白色副業漸成規模,來自全國各地的生產商紛紛在此開設小食品加工廠。截至2005年,該鎮及周邊地區的小食品產業已逐漸形成了一條集原料供應、食品機械加工與銷售、印刷包裝、物流在內的完整產業鏈。

當地政府一名工作人員介紹,十八里河鎮緊挨著中州大道和鄭新公路,向北到南三環2公里,向南到南四環不到1公里,到繞城高速不到5公里,向西到老107國道4公里,即使向東到京港澳高速直線距離也不超過10公里。更重要的是,與輻射全國市場的萬客來食品城相距也僅4.7公里。

“便利的交通、低廉的采購成本、豐富的勞動力資源,多重優勢疊加,推動了小食品產業鏈的形成和完善,并帶動了第三產業的繁榮。十八里河鎮的戶籍人口僅有3萬人左右,而小食品產業聚集后,外來人口達到了常住人口的數倍。”

“天有不測風云”。就在老何躊躇滿志,準備大展拳腳的時候,一場針對小食品加工廠的整治風暴不期而至。

賺錢最快的黑作坊是如何干三個月可以買輛別克的?

2011年5月22日,北京市查處60種不合格調味面制食品,有53種出自河南,其中36種集中在十八里河鎮所屬的鄭州市管城區;7月12日,媒體再次曝光鄭州和新鄉十幾家沙琪瑪加工廠生產含“毒”沙琪瑪。隨后,鄭州市管城區政府責令關閉十八里河鎮及周邊地區所有的小食品生產企業。

“那時過來剛安頓好,就趕上整治行動,不管有證無證,都得搬走,我們被趕的東躲西藏,一下子就懵了。”老何說。

老何的一個老鄉,剛剛租了廠房,把生產機器通過物流發過來,眼看風暴驟起,干脆直接將機器轉手他人,徹底不干了;老何的表弟,此前已經在鄭州干了3年的小食品生產,被迫搬遷至新鄉市,租了個2000多平方米的廠房,但因為證件尚未辦齊就開始生產,遭到停產整頓,后來轉行賣建材去了。

迫于無奈,老何一度將自己在十八里河鎮投產的食品作坊轉移至河南省汝州市,然而春節過后,又悄悄地搬了回來,目前在一個“三不管”的地方。他承認,類似“回流”并非個別現象。

“下面雖然可以辦到生產許可證,采購原料還是得到鄭州來,成本增加太多,但是這邊一律停辦生產許可證,實在是兩難。”老何說。

眼看著不少同行或者搬遷,或者轉入地下生產,老何仍在“固執”地等待,但也有了更多的思考:“說起鄭州的小食品,最紅火的時候,外地產品紛紛假冒仿造,每件貨品高出5塊錢還很搶手,現在經銷商一聽說是鄭州的牌子,便宜好多人家還不敢要。這樣的變化令人痛心,教訓也很深刻。”

賺錢最快的黑作坊是如何干三個月可以買輛別克的?

老何認為,長遠來看,對于鄭州的小食品產業來說,眼下經歷的低谷未必是件壞事。“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都看到,今后食品生產的方向,就是要做大做強做出品牌,小打小鬧小作坊肯定會被淘汰。政府如果處理得好,就會促進行業洗牌,推進轉型升級,處理得不好,就會錯失良機。”

問題小食品“進村”

由于問題小食品成本低、包裝花哨、衛生狀況差,其日常消費群體主要是中小學生,尤其是農村地區的中小學生。

在鄭州南三環附近一家物流公司院內,《經濟參考報》記者看到,工人們正忙著將小貨車上的貨物轉移至一輛大型卡車上。老板告訴記者,該公司走的是鄭州至西安專線,主要貨物就是各種小食品。因為便宜,大部分都流向了農村市場。

河南省蘭考縣農民老王說,家里有個上學的孩子,每月都會給十多元零花錢,多數時候都拿去買零食吃了,“幾毛錢一袋,也沒覺得算個啥,就是那些包裝袋,看著花里胡哨的。”

河南省食安委辦公室監督檢查處工作人員介紹,在不久前的一次暗訪中,也發現了非法生產的麻辣小食品流入縣鄉農村超市的情況。

河南省上蔡縣一基層工商所工作人員介紹,根據以往檢查結果,問題食品流向農村市場,尤其是中小學校周邊商店,這一趨勢越來越突出。

他說,僅從外包裝上看,形形色色的小食品就存在不少問題:一是隨意起名,比如糖果不叫糖果,卻標稱為“愛挑豆”、“情豆初開”等;二是有名無實,比如名為“羊肉串”、“南京板鴨”等,實質上只是豆制品或膨化食品;三是絕大多數產品都有各種香精、色素等添加劑,有的配料僅有兩三種,添加劑卻有七八種之多。

“去年查處的含‘毒’沙琪瑪,就是用化學品硼砂替代焦糖,對于身體正在發育的孩子來說,長期食用后果不堪設想。”該工作人員說,“但一般人眼里,小食品無非是加了點調味劑,吃不死人,所以并不太在意。”

雙管齊下破解監管難

由生產至流通,線人“大根”認為,問題小食品之所以“打而不死,禁而不絕”,表面看是因為加工地點隱蔽、成本小利潤高,但深層次的背景則是監管思路過于簡單。

“食品安全是高壓線,平時不怎么管,有問題后又一律‘重拳整治’,比如去年出事后,十八里河鎮就要求,所有小食品生產商都要搬遷,連原本正規的廠家也被逼成了游擊隊,黑作坊只能越打越多。倒洗澡水是對的,但不能連孩子也一起倒掉。”

鄭州長通商貿城招商部有關人士介紹,河南是重要的糧油大省、人口大省,加上交通優勢明顯,物流業發達,經過多年發展,圍繞鄭州市及附近的新鄭、中牟、新密、滎陽等地,已經形成了一條小食品產業帶。

“多年發展和積累的產業,走到現在非常不容易。如果因為出了點問題就趕盡殺絕,豈不是因噎廢食?”

據了解,除萬客來、長通商貿城外,鄭州市目前還有華中食品城、黃河食品城等多個大型食品綜合批發市場。其中萬客來占地約350畝,商戶達1500余家,日客流量5萬人以上,規模最大。

緊鄰萬客來的南三環附近,分布有大小數百家物流公司,借助中部地區發達的交通,輻射山東、安徽、山西、陜西、河北、湖北等周邊諸省,以及內蒙古、新疆、青海、甘肅等西部地區,部分銷往浙江、江蘇等東部省份,由此形成國內知名的食品集散地。

業內人士認為,作為糧食大省,食品加工業是河南重要的支柱產業,“小食品是大市場,對于這一行業,一定要一手抓管理,一手抓服務,在打擊違法犯罪行為的同時,還要進行幫助、引導和規范,努力實現產業升級。”

賺錢最快的黑作坊是如何干三個月可以買輛別克的?

加大打擊黑作坊力度

根據《經濟參考報》記者提供的線索,鄭州市食品安全委員會辦公室迅速行動,組織二七區侯寨鄉政府、質監局、工商局等單位和部門,連夜對大田垌村進行排查。3月21日至24日,二七區、侯寨鄉兩級政府又組織人員多次對大田垌村進行拉網式摸底清查。

二七區食安委辦公室的通報材料顯示,3月20日當晚,排查出一家假冒食品生產加工黑窩點,現場查處成品381件、包裝袋67萬個、添加劑13箱、打包帶16箱、硬紙箱1600個。該作坊隨即遭到取締。

此外,拉網式行動共排查大田垌村廠房約100戶次,發現3家疑似食品生產加工黑作坊,由于廠房大門一直緊閉,無法進入。相關部門計劃將不定期對其進行復查。

二七區食安委辦公室相關人員表示,將以專項行動為抓手,深入開展食品安全整治,對重點區域、重點環節加強隱患排查,對重點鄉(鎮)、街道辦實行拉網式清查,明確鄉(鎮)辦和監管部門責任,嚴格實行責任追究制。

“區食安辦對食品安全隱患排查、清理工作進行督察,正視工作存在的問題,及時解決問題,對無證生產的黑作坊,在不能徹底杜絕的情況下,將加大打擊力度,對發現的食品安全問題將嚴懲重處,決不姑息。”該工作人員說。

事實上,河南省食品安全管理委員會辦公室早先就告訴記者,2012年該省將繼續著力深化對食品安全工作的治理整頓,在對“瘦肉精”、“地溝油”保持嚴打態勢的同時,將重點加強對“小食品”的安全監管。

業內人士認為,作為糧食大省,食品加工業是河南重要的支柱產業,“小食品是大市場,對于這一行業,一定要一手抓管理,一手抓服務,在打擊違法犯罪行為的同時,還要進行幫助、引導和規范,努力實現產業升級。”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44004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