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農村創業

賣掉4套房回鄉創業,在四川丘陵種出三七創業!

農村種植三七創業

三七的藥用,既能制止體內外的出血(止血),又能促進血行,讓血液流快(活血,化瘀血),同時消腫定痛。名貴中藥材,《本草綱目拾遺》載,“人參補氣第一,三七補血第一。

對三七藥性地闡述,還有主歸肝、胃、大腸經。此處歸某某經,是指某藥對應某些臟腑經絡,具有特殊的親和力,并對這些部分起著主要的治療力。其實三七能保肝護臟,能加強免疫力,還能抗疲勞緩衰老,甚至近些年對三七抗癌也成為研究熱點。三七如神龍一樣,不斷變化出令人驚嘆的神奇。”過去幾百年,三七種植一直在廣西、云南。四川省農業廳專家證實,在此之前,四川丘陵地帶還沒有成功種植三七(成規模、具備藥用價值)的記錄。

正因為三七有很多藥用價值以及功效.中科院博士鄧德山看到了三七的前景。賣掉4套房回鄉創業在四川丘陵種出三七

今年8月,50歲的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博士鄧德山終于賣出了他的第一批三七,幾十公斤很快脫銷。包括四川大英、蓬溪、閬中、綿竹在內的10個基地,鄧德山還種植了500多畝三七,這是四川目前僅有的三七產地。

5年前,鄧德山賣掉昆明的四套房產,回到遂寧大英的老家種三七,他要把自己的科研論證付諸實踐,很多朋友覺得不可思議,“那是絕無可能的”,包括老家的村民,都以為他種的2畝試驗田,就是“告老還鄉”搞的“耍玩意”。

目前,川內多地都在積極接洽鄧德山,一家藥材上市公司已經跟蹤這個項目三年了。三七市場巨大,光種植環節的年產值就超過200億元,在鄧德山看來,四川作為三七的新產區,必將帶來產業變局。

賣掉4套房回鄉創業,在四川丘陵種出三七創業!

博士創業,賣掉4套房回鄉種三七

?鄧德山出生在青海,父母是支邊老干部,退休后回到遂寧大英的老家居住,鄧德山也跟著父母在大英住了多年,“現在父母也葬在這里”。

鄧德山博士攻讀名貴中藥材,博士后又專攻三七,隨后在云南知名藥企做藥材技術總監,多年過來,他一直在與三七打交道,并在三七種植上不斷有技術突破,他一直在想,離開云南,三七是不是也能種植,他做了相應的科研論證。

2011年底的時候,鄧德山開始籌劃回鄉做自己的試驗了,他并沒有想過要再回昆明工作。離職前,這位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博士還是云南知名藥企的技術高管,有著眾人羨慕的高薪工作和不菲福利。 46歲的中年男子懷揣著賣房的200萬元,準備老家種植三七。談起當年這個決定,鄧德山覺得順理成章:既想回老家生活了,又舍不得丟開十余年來一直用心鉆研的中草藥三七,干脆就回老家種三七吧。  將妻子送上火車后,曾因車禍產生心理陰影的鄧德山,選擇了從昆明騎自行車回大英縣。騎行二十多天后,當他站在大英縣城前時,外地生活幾十年,鄧德山已經習慣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偶爾冒出一句別扭的四川話,他自己就先被逗得哈哈大笑。實驗失敗的中途,曾經工作的單位三顧茅廬地邀請他回去,甚至連公司老總也出動了,鄧德山卻始終沒有動搖。他相信自己能成功。他業內的朋友并不看好這個項目,認為必將以失敗收場,他去游說企業投資,那些曾經熟絡的企業也沒有一家出手。老家周圍村民也以為他是“告老還鄉”“搞的耍玩意”。事實上,鄧德山自己心里也沒底,科研論證只是理論上可行,三七本來就嬌貴,而在四川種植,氣候、海拔、土壤、水質,包括病蟲害等都與云南完全不同。直到現在,鄧德山依然覺得,早知道這么艱難,他就不會搞這個項目了.我肯定不灰溜溜地回去。”皮膚偏黑,一身普通加絨運動裝,戴了頂泛白的帽子,因常年科研習慣,走路微微駝著背,從遠處看,就是一個毫不打眼的普通農村老頭。鄧德山最初在實驗田里忙碌時,不少鄉親都以為他是“外面混不走了,回來種地的。”所以最初準備尋找2畝試驗田時,他在當地碰了不少壁。直到后來磨著老家大英縣蓬萊鎮七橋村的堂哥挪出2畝地,鄧德山才結束了七月大太陽下暴曬尋地的苦事。而賣房的200萬并沒有堅持多久。第一年種的苗圃一棵都沒有存活,

2畝試驗田里直接播種的三七他每天經管,關注所有生長記錄和環境參數,最后艱難存活下來,2013年,他又在七橋村租地5畝,增加樣本,繼續研究試驗參數。從云南到大英,土壤、溫度、濕度、病蟲害、水肥……每一處都需要鄧德山去不斷地實驗。最熱的6月份,連當地農民工都不愿賺這份辛苦錢,穿著水靴在三七大棚里汗流如下澆水的鄧德山,悶得快要中暑了;看著被吹平了三次的大棚,一向認為自己“性格灑脫”的鄧德山都有了哭的沖動。

到2015年的時候,鄧德山在四川種植的三七技術逐漸成熟,2016年,很多獲悉這個項目的人開始投資與他一起種三七了,并從大英,逐漸擴展到了閬中、蓬溪、綿竹多地,總共10個種植基地,面積超過了500畝。

賣掉4套房回鄉創業,在四川丘陵種出三七創業!

三七北移,四川丘陵地帶首次種植成功

三七從下種到成熟,需要三年。

2016年夏天,鄧德山終于挖了幾十公斤的三七,這是他在七橋村的試驗田里種出來的,今年8月份,他曬干開售,1000元到1500元一公斤,很快就被搶購一空。

前不久,鄧德山看到網上還有人在兜售三七,標注產地四川,他有些生氣,自己才剛剛開始種,就有人“砸牌子”了。他告訴成都商報記者,“現在四川種的三七,只有我這里有,其他地方是不可能有的。”

成都中醫藥大學醫學技術學院副院長國錦琳告訴成都商報記者,根據檢測結果,四川中東部地區種植的三七是符合藥用價值的。國錦琳介紹,三七最早發現于廣西,在清代及近代擴散到云南,目前云南三七種植規模很大,超過60萬畝,產值超過200億元,超過了四川所有中藥材的產值。四川攀枝花地區有過少量種植,但后來也沒有持續,在此之前,四川丘陵地帶還沒有發現可以種三七。

成都商報記者從四川省農業廳也得到證實,四川丘陵地帶此前沒有成規模種植三七成功的記錄,相關業務專家李濤介紹,更重要的是種出的三七,有符合要求的藥用價值。

鄧德山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云南三七種植主要集中在海拔1500米到2000米之間,北回歸線附近。甚至在云南某大型三七種植基地的官網上,其介紹的生長條件更為苛刻,“三七分布范圍僅局限于中國西南海拔1500米~1800米”。

鄧德山不僅把三七種植下移到了海拔200米~600米的淺丘陵地帶,還北移了數百公里至四川中東部地區。鄧德山介紹,他在四川種植的三七,時間卡得很準,11月20日點種,3月1日出苗,5月20日葉子展開,6月20日長花,12月10日倒苗,倒苗的時間與云南差不多,但之前每個環節的時間,都比云南要早。

鄧德山告訴成都商報記者,這些種植上的參數,都是不斷試驗得出的結果。

賣掉4套房回鄉創業,在四川丘陵種出三七創業!

規模發展,最快還要3~5年才能成規模

四川農業大學博士生導師、中藥材專家田孟良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三七種植具有連作障礙,只有游耕種植,連作的話會產量很低,病蟲害嚴重,三七在云南文山種植規模很大,但隨著種植時限的延長,土地就越來越稀缺。他對鄧德山的項目也有所了解,“目前四川成規模種植三七的確實只有遂寧大英這邊,從生物學上講,他的三七種植是成功的”。

鄧德山介紹,目前四川三七種植成本在2.5萬元每畝,產量在200公斤每畝,其成本比在云南低很多,一是因為四川淺丘陵地帶的機械化作業更方便,二是土地成本會低很多,包括租賃價格和土地整理。

2016年,31歲的江平被母親急召回大英,要他向鄧德山博士學習三七種植技術。江平最初并不愿意,建筑行業熟工的他每年能賺十余萬元。被迫當小徒弟兩個月后,江平改變了想法:“我覺得這個以后肯定有‘錢途’,”他喜歡將鄧德山稱為“鄧老師”,覺得更親近。2017年,已經可以出師的江平和伙伴們在大英隆盛鎮承包了20畝的土地,專門種植三七。

鄧德山從來不隱瞞自己的技術。用他的原話:“誰都可以來學。”當前四川境內的10多個基地,他持有的股份其實很少,更多的是免費幫助基地進行三七栽植技術指導。這個骨子里有著“心懷天下”情懷的科研家,最初的夢想,就是把三七在四川境內推廣開來,讓它成為四川一年有200個億的大產業。

荒蕪的土地重新利用起來,農村剩余勞動力重新使用起來,三七正逐漸成為家鄉的刮金板。“一畝地至少有10萬元的產值。”盡管這個數據還只是種植上的參數,鄧德山卻頗有信心。

65歲的袁素華已經嘗到了這個“甜頭”。以前,65歲的袁素華每年只能靠養豬的一些收入。今年,她不僅將家里荒蕪的土地出租給了三七基地,自己還進了基地打工。每天工作8個小時,工資5天一結,每個月1200元準時到手。拿到錢時,袁素華就給在綿陽工作的兒子打了報喜電話,讓兒子“以后不要擔心家里,媽也可以賺錢了”。

也有資本嗅到了這個項目,一家川內的藥材上市公司,2014年開始跟蹤關注,“一開始派技術員來看,后來是企業主管,再到企業老總來”,鄧德山說,這家企業越來越重視他的項目,正積極洽談規模化種植的合作。

目前,閬中、蓬溪、綿竹,也分別有鄧德山的基地,加起來總共超過500畝。當地政府主管部門也非常重視,都想把這個項目落地生根,做成規模。大英縣甚至已經做好了“三到五年規劃”,要把三七做成全縣支柱產業,10年內將大英建成中國西部“三七”產業基地。大英縣農辦主任李小龍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對于鄧德山的三七項目,大英縣正在積極統籌,做好基礎設施建設。

國錦琳介紹,一旦四川這邊產業規模發展起來,必然會對云南三七的產業布局和市場行情帶來影響,但短期內這種影響還無法顯現出來,“也許三到五年,也許五到十年,四川的三七產業可能成規模。”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43253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