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創業故事

白手起家的陶碧華,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老干媽辣椒醬”!

說起“老干媽辣椒醬”這個品牌,可以說是火遍世界各地,不但備受國人的鐘愛,更是備受許多外國人的追捧,還曾經一度登上了美國奢侈品網站,和辣條一起成為了國外的奢侈品。2012年,老干媽辣椒醬產值達到33.7億,納稅4.3億,人均產值168.5?萬。

白手起家的陶碧華,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老干媽辣椒醬”!

老干媽辣椒醬創始人是陶華碧,陶華碧出生在貴州省湄潭縣一個偏僻的山村。由于家里貧窮,陶華碧從小到大沒讀過一天書。

而現在是現任貴州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代表、貴陽市政治協商委員會常務委員、貴陽市南明區政治協商委員會副主席、貴陽南明老干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貴陽南明春梅釀造有限公司董事長等職。
2018年10月,被中央統戰部、全國工商聯推薦為改革開放40年百名杰出民營企業家。?[1]??2019年8月29日,被授予“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稱號

20歲那年,陶華碧嫁給了貴州206地質隊的一名地質普查員,但沒過幾年,丈夫就病逝了。而老干媽辣椒醬現在仍在使用的配方就是在這期間誕生的,在陶華碧丈夫病重期間曾到南方打工,對于這時的“老干媽辣椒醬”她吃不慣也吃不上外面的飯菜,她就從家里帶了許多辣椒做成辣椒醬拌飯吃,經過不斷調配她做出一種很好吃的辣椒醬。

在丈夫去世后,沒有收入的“老干媽辣椒醬”為了更好地維持生計,開始晚上做一種廉價涼粉,白天用背篼背到龍洞堡的幾所學校里賣。

1989年,陶華碧在貴陽市南明區龍洞堡貴陽市公干院的大門外側,開了個專賣涼粉和冷面的“實惠飯店”。“說是個餐館,其實就是她用撿來的半截磚和油毛氈、石棉瓦搭起的‘路邊攤’而已,餐廳的背墻就是公干院的圍墻。”那時候餐館的老主顧韓先生20年后對這個餐館的記憶依舊清晰。

在“實惠飯店”,陶華碧用自個做的豆豉麻辣醬拌涼粉,許多客人吃完涼粉后,還要買一點麻辣醬帶回去,以至于許多人不吃涼粉卻專門來買她的麻辣醬。后來,她的涼粉生意越來越差,可麻辣醬卻做多少都不夠賣。

有一天中午,陶華碧的麻辣醬賣完后,吃涼粉的客人就一個也沒有了。她關上店門去看看他人的生意怎樣,走了十多家賣涼粉的餐館和食攤,發現每家的生意都非常紅火。陶華碧找到了這些餐廳生意紅火的共同根本原因――都在使用她的麻辣醬。

白手起家的陶碧華,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老干媽辣椒醬”!

1994年,貴陽市修建環城公路,昔日偏僻的龍洞堡成為貴陽市南環線的主干道,途經此處的貨車司機日漸增多,他們成了“實惠飯店”的主要客源。陶華碧近乎本能的商業智慧第一次發揮出來,她開始向司機免費贈送自家制作的豆豉辣醬、香辣菜等小吃和調味品,這些贈品大受歡迎,貨車司機們的口頭傳播顯然是最佳廣告形式,漸漸地來的來買的人越來越多。

1996年8月,陶華碧借用南明區云關村村委會的兩間房子,開辦了辣椒醬加工廠,牌子就叫“老干媽辣椒醬”

剛開始成立的辣醬加工廠,是一個僅有40名員工的破舊不堪手工作坊,沒有生產線設備,所有工序都使用最原始的手工制作。“老干媽辣椒醬”員工回憶說,那時候搗麻椒、切辣椒是誰都不愿意做的苦差事。手工制作中濺起的飛沫會把眼睛辣得不停地流淚。陶華碧就自己動手,她一手握一把菜刀,兩把刀掄起來上下翻飛,嘴里還不停地說:“我把辣椒當成蘋果切,就一點都不辣眼睛了,年輕娃娃吃點苦怕啥。”

在老板的帶領下,員工們也相繼拿起了菜刀“切蘋果”。而陶華碧以身作則的代價是肩膀得了了比較嚴重的肩周炎,10個手指頭的手指甲因長期性攪拌麻辣醬現在所有鈣化。

白手起家的陶碧華,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老干媽辣椒醬”!

沒多久陶華碧發現,她找不到裝辣椒醬的合適玻璃瓶子。她找到貴陽市第二玻璃廠,但那時候年產1.8萬噸的貴陽市二玻完全不愿意搭理這個要貨量少得可憐的小客戶,拒絕了為她的小作坊定制玻璃瓶子的請求。

面對貴陽市二玻廠長,陶華碧開始了她的第一次“商業談判”:“哪個娃兒是一生下來就一大個哦,都是慢慢長大的嘛,今天你要不給我玻璃瓶,我就不走了。”

死纏爛打了幾個小時后,雙方達成了如下協議:玻璃廠準許她每次用籃子到廠里撿幾十個玻璃瓶拎帶回去用,其他都免談。陶華碧滿意而歸。

那時候誰也沒有預料到,就是當時那份“協議”,以后成為貴陽市第二玻璃廠能在國營企業破產倒閉狂潮中屹立不倒,以至于能不斷發展的真正根本原因。

小作坊時代的“老干媽辣椒醬”盡管產量很小,但只靠龍洞堡周邊的涼粉店已經消化不了,她需要開拓其它的市場。陶華碧第一次體會到經營的壓力。

陶華碧用了一個“笨辦法”:她用籃子裝起辣椒醬,走街串巷向各單位食堂和路邊的商店推銷。

白手起家的陶碧華,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老干媽辣椒醬”!

剛開始,食品商店和單位食堂都不愿接收這瓶沒名氣的辣椒醬,陶華碧跟商戶協商將辣椒醬擺在商店和餐廳柜臺,賣出去了再收錢,賣不出就退貨。商戶這才肯試銷。

一星期后,商店和餐廳相繼打來電話,讓她翻倍送貨。她派員工翻倍送去,竟然沒多久又脫銷了。陶華碧開始擴大生產,她給二玻的廠長毛禮偉打了一個的電話:“我要一萬個玻璃瓶,現款現貨。”

不論是購買農民的辣椒還是把辣椒醬賣給經銷商,陶華碧始終是現款現貨,“我從來不欠他人一分錢,他人也不能欠我一分錢”。從第一次買玻璃瓶子的幾十塊錢,到現在日銷售額過千萬她一直堅持這個原則。“老干媽辣椒醬”沒有庫存量,也沒有應收賬款和應付賬款,僅有高達十數億元的現金流。

1997年8月,貴陽市南明老干媽辣椒醬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成立,職工增長到200多人。陶華碧要做的不再只是是帶領剁辣椒。財務、人事各種報表需要她親自審閱,工商、稅務、城管等許多對外事宜需要應酬,政府部門相關部門還常常下達文件要她貫徹落實。

陶華碧的記憶能力和心算能力驚人,財務報表之類的東西她完全不明白,“老干媽辣椒醬”也僅有簡單的賬務,由財務人員念給她聽,她聽上一兩遍就能記住,隨后自個心算財務進出的總賬,馬上就能知道數字是否有問題。

需要簽字的文件,陶華碧就在右上角畫個圓圈——這是她從電視里看來的。李貴山認為那樣很不安全,他在紙上寫出“陶華碧”三個大字,讓母親沒事時練習。陶華碧對這三個字看了好幾遍,一邊搖頭,一邊為難地感慨:“這三個字,好打腦殼哦!”但為了更好地寫好自己的名字,她像小朋友描紅一樣一筆一劃地整整的寫了三天。

白手起家的陶碧華,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老干媽辣椒醬”!

許多人問她練字的體會,陶華碧用她的“特色語言”總結說:“比剁辣椒難”。3天后,當她總算“描”會了自己的名字的時候,激動得請公司全體員工加了一頓餐。直到如今,“陶華碧”是陶華碧認識的僅有的3個字。

“陶華碧有自個的一套,你可以叫作‘干媽式管理方法’。”貴州大學講師曾作為記者多次采訪過陶華碧,他說:“比如龍洞堡離貴陽市區比較遠,附近也沒什么吃飯的地方,陶華碧決定所有員工一律由公司管吃管住。從當時200人的小工廠開始,‘老干媽辣椒醬’就有宿舍,一直以來到現在2000人,他們的福利待遇在貴陽市是一流的。”

在陶華碧的公司,沒人叫她董事長,統統都喊她“老干媽”,公司2000多名員工,她能叫出60%的人的名字,并記住了其中很多人 的生日,每一個員工舉行婚禮她需要親自當證婚人。

除了“干媽式”管理方法之外,陶華碧在公司結構設置上也有自個的特色。“老干媽辣椒醬”沒有董事會、副董事長、副總經理,僅有5個部門,陶華碧下面就是謝邦銀和王武,一個管業務,一個管行政。謝邦銀笑稱自個就是個“業務經理”,因為總要撲到一線拼命。

作為“老干媽辣椒醬”創始人,陶華碧多年來累計納稅超過?22億元,直接提供就業崗位4100個,直接或間接帶動了800萬農民致富。現在,“老干媽辣椒醬”系列產品每天能賣出200萬瓶。而且,“老干媽辣椒醬”產品似乎能兼容一切:“老干媽辣椒醬”炒飯、“老干媽辣椒醬”回鍋肉、“老干媽辣椒醬”燒豆腐、“老干媽辣椒醬”娃娃菜、“老干媽辣椒醬”雪糕……

白手起家的陶碧華,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老干媽辣椒醬”!

假冒侵權

從1997年后,假冒“老干媽”的產品多達五六十種,造假地遍及貴州、湖南、四川、陜西、甘肅等地。老干媽一度被逼到生死存亡的關頭。公司派出了一批又一批打假人員。打假太忙,顧不上吃飯,她就買兩個饅頭,用自家的豆豉辣椒拌著吃。造假者四處隱藏,為了找到證據,半夜三更也要出去偵查。在所有的假冒者中,湖南華越食品公司生產的“老干媽”最為“理直氣壯”。這是因為,他們有“合法”的注冊商標。從1996年開始到1998年,老干媽多次向國家工商局商標局商標注冊申請。可是,均以“‘干媽’為普通的人稱稱謂,故老干媽用作商標缺乏顯著特征”的理由被駁回,可是,盡管華越公司的產品出自老干媽之后,盡管除了瓶貼上陶華碧的頭像被換成了“劉湘球”的老太太頭像、生產商為唐蒙食品廠與華越公司外,其余裝潢包裝甚至老干媽公司專門請人題寫的“老干媽”字樣,均原封不動照搬正品“老干媽”的設計,卻在1998年第一次申請商標注冊就獲得成功,而此后,貴州老干媽才“委屈”地也獲得了注冊商標。馬拉松一樣的訴訟一直持續到2001年3月20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終于判決華越食品有限公司停止在風味豆豉產品上使用“老干媽”商品名稱、停止使用與貴陽“老干媽”公司生產的“老干媽”風味豆豉瓶貼相近似的瓶貼、賠償貴陽“老干媽”公司經濟損失40萬元、在一家全國發行的報紙上向貴陽“老干媽”公司致歉。終審判決兩年多后,國家商標局于2003年5月21日裁定:“老干媽”首先由貴陽“老干媽”公司使用于其生產的風味食品,核準注冊貴陽“老干媽”公司的“老干媽”商標,駁回華越公司注冊“老干媽”商標的申請。撤銷華越食品公司注冊的“劉湘球老干媽及圖”商標。該訴訟,卻在經濟界和法律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和王蒙等六大作家訴世紀互聯著作權案、北大方正“陷阱取證”案、奧林匹克五環標志案等被并稱為北京高院知識產權十年經典案件。
陶華碧在經營實惠飯店時,有一次,時任南明區區長的蔣星恒得知她在經營中遇到困難,專程去“微服私訪”。在飯店門口,蔣星恒對陶華碧說:“老干媽,你放心發展,有什么困難,我們幫助你。”陶華碧不知道來者是誰,還以為對方是個“菜農”,奇怪地反問:“你是幫我抬呢還是幫我扛哦。”在老干媽公司的發展歷程中,貴州省各級政府給予了大力的支持。從貴州省領導的關心到貴陽市南明區領導親自與公司人員奔赴打假第一線。在自身的努力和政府的支持下,老干媽公司已經成為繼“貴州茅臺”、“黃果樹”、“貴州神奇”之后,貴州省又一張品牌。據統計,作為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公司在貴州省7個縣建立了28萬畝的無公害辣椒基地,形成了一條從田間延伸到全球市場的產業鏈。“老干媽”成名了,不斷有其他省、市邀請她到外地辦廠發展,提供了大量的優惠政策,陶華碧都拒絕了。她說:子子孫孫都要留在貴州發展,要在貴州做大做強,為貴州爭光。

獲得榮譽

陶華碧曾先后獲貴陽市南明區“巾幗建功標兵”,貴陽市南明區“創衛先進工作者”,貴陽市“巾幗建功標兵”,貴陽市“兩個文明”建設服務先進個人,貴州省“三八”紅旗手,全國“巾幗建功標兵”,全國杰出創業女性,中國百名優秀企業家,全國“三八”紅旗手等榮譽稱號。
2016年兩會,貴州團代表“老干媽”陶華碧請假,因為身體原因,沒有來北京參加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在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上,中國著名辣椒制品品牌創始人“老干媽”陶華碧表示:“‘老干媽3年繳稅8個億,實現31億元人民幣的產值,帶動兩百萬農民的致富,我還是按照我的知識來辦事。”
2016年兩會,貴州團代表“老干媽”陶華碧請假,因為身體原因,沒有來北京參加全國人代會。
2017年全國兩會,陶華碧再度因身體原因缺席
2018年10月,被中央統戰部、全國工商聯推薦為改革開放40年百名杰出民營企業家。
2019年8月29日,被中央統戰部、工業和信息化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市場監管總局、全國工商聯授予“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稱號。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41428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