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創業文章

喜馬拉雅、蜻蜓FM爭搶音頻第一股背后,變現依然是大問題

喜馬拉雅、蜻蜓FM爭搶音頻第一股背后,變現依然是大問題

圖片來源:攝圖網

近期有消息稱,喜馬拉雅FM或以40億美元估值融資赴港 IPO。此事雖然遭到了喜馬拉雅FM聯席CEO余建軍的否認,不過蜻蜓FM一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喜馬拉雅FM的確在為上市做準備,但僅僅是籌備階段。“目前蜻蜓和喜馬拉雅FM都在籌備上市事宜,希望能搶到移動音頻第一股。”

雖然移動音頻這幾年的發展抓到了“知識付費”的風口,但受到移動音頻用戶消費習慣尚未形成、用戶滲透率低、版權價格過高和用戶轉化率低的困擾,使得侵占版權的問題屢屢上演。在第三方研究機構艾媒市場咨詢創始人張毅看來,目前移動音頻還不具備盈利能力。“累計用戶量雖然很多,但移動音頻行業不夠大,而且按照目前平臺資金流轉的水平很難養活團隊。”

IPO“涿鹿之戰”

上述蜻蜓FM人士向本報記者透露,喜馬拉雅FM的確準備赴港上市。安信證券一位負責IPO承銷的人士對記者表示,即使喜馬拉雅FM重構VIE,但這距離真正IPO還非常早,“最多就是保薦人已經找了,承銷商還沒開始找”。

對于上市一事,喜馬拉雅相關負責人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透露,目前不知情,沒有確定的消息,一旦有將第一時間告知。

去年下半年以來,互聯網音頻行業成為了資本追逐的風口,2017年喜馬拉雅FM獲得合鯨資本億元以上D輪融資,蜻蜓FM獲來自BAT等方面超10億元的融資。 值得注意的是,互聯網音頻行業中不少企業一直在籌劃上市。2015年11月,喜馬拉雅FM表示公司已完成VIE架構拆除,正式回歸國內資本市場。2016年2月,蜻蜓FM也表示爭取在國內上市,希望借助資本力量拉開與競爭對手的差距。由于該行業領域在今年國務院出臺的《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中屬于禁止外資進入的范疇,國內一批相關公司或將跟隨它們的步伐。

“蜻蜓和喜馬拉雅FM都希望成為音頻領域更早上市的企業。”上述蜻蜓FM人士表示,音頻市場慢熱,但這幾年因為內容付費而帶來了更多的關注,率先上市不僅可以降低融資成本,還可以利用資本杠桿撬動更大的市場資源。此外,上市公司的品牌效應在國內也更加明顯。“上市事宜兩家都在準備,現在預測先后順序為時尚早。”

獨立分析師唐欣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喜馬拉雅FM目前僅僅是上市籌備階段,現在的操作是為將來的上市掃清一些障礙。音頻分享平臺是一個相對比較小眾的領域,2012年時發展速度比較快,目前處于相對平穩的發展階段,也是投資人開始考慮撤出變現的階段,所以朝上市方向發展很正常。

版權費高企

為盡早上市,各家在商業模式均在積極探索。雖然互聯網音頻行業趕上了“知識付費”的班車,但是版權費用較高,用戶付費轉化率低迷一直是當今互聯網音頻行業的最大痛點,喜馬拉雅FM也不例外。

“好的作品肯定會拍成電影電視劇出周邊產品,有聲音頻內容是被電視劇、電影等視頻影視行業壓榨之后的剩余價值。”一位UGC(用戶原創內容)生產團隊的成員道出了整個互聯網音頻行業知識付費的痛點。

目前,從互聯網音頻平臺龐大的內容來看,傳統的UGC內容占據大頭。UGC模式下,一方面能最大限量地挖掘優質的內容生產者,為平臺帶來流量;但另一方面,由于內容提供者本身魚龍混雜,UGC模式的弊端也逐漸顯露。

上述UGC團隊的成員向本報記者透露,PGC(專業產生內容)的巨額版權費用讓“囊中羞澀”的互聯網音頻企業望塵莫及,目前已知的侵權案件中,UGC內容幾乎成為侵權的重災區。

3月20日,作家、知名大V曾鵬宇將自己作品在喜馬拉雅FM平臺遭遇侵權的經歷發布到微博上,要求喜馬拉雅FM對此做出道歉及解釋。隨后,曾鵬宇在微博上發起征集,以“喜馬拉雅FM助力盜版盜播”為話題標簽,征集更多有同樣遭遇的作者加入,并進行集體訴訟維權。曾鵬宇維權事件引起很多原創作者的共鳴,蔡春豬、唐小飯和張瑤等知名作家紛紛在微博上發文稱喜馬拉雅FM平臺上還有其他用戶侵權發布了他們的原創作品。

一時間,作為互聯網音頻行業老大的喜馬拉雅FM,被置于輿論的風口浪尖。喜馬拉雅FM副總裁姜峰此前在公開采訪中透露,喜馬拉雅FM擁有一套自身版權審核體系,原創內容會被整合進版權管理資源庫,用戶上傳內容經機器自動審核后也會有人工進行再次審核。但用戶上傳的內容數量巨大,難免會有紕漏。

喜馬拉雅FM方面向本報記者介紹,公司目前內容生產由PGC+UGC+獨家版權三大塊構成,同時為主播提供了一整套孵化系統,這樣能保證內容的專業性,也能夠挖掘優質的原創內容生產者,實現內容的多樣化、個性化。目前平臺內已擁有500萬名主播,包括20萬名認證主播,并擁有市場上70%暢銷書的有聲版權。

此外,平臺為內容創業者提供包括內容服務、數據分析、推廣、商業化等一系列孵化服務。今年1月,喜馬拉雅FM正式公布“萬人十億新聲計劃”,將投入三個十億元,從資金、流量及創業孵化三個層面全面扶植音頻內容創業者,幫助創作者變現。

據喜馬拉雅FM披露,該平臺目前已累計擁有4.7億激活用戶,市場占有率為73%,活躍用戶日均使用時長達128分鐘。喜馬拉雅FM付費音頻主講人已經過千,課程更有數千之多。然而,盡管用戶量巨大,付費購買過內容的用戶卻始終徘徊在1%左右。付費轉化率低以外,包括喜馬拉雅FM在內的互聯網音頻公司不得不面對的是知識付費的收入能否覆蓋版權的購買和節目運營成本的問題。

低轉化率亟待解決

公開資料顯示,喜馬拉雅FM頭部產品馬東的《好好說話》的訂閱用戶為18萬,而蜻蜓FM攜手高曉松推出的《矮大緊指北》也才10萬訂閱用戶。但是在活動宣傳推廣運營、內容分成等操作環節,則需要持續燒錢。轉化率低的問題,困擾著整個音頻行業。酷狗音樂擁有超過2億用戶,但轉化率卻不足3%。況且頭部資源本身就非常稀缺,僅靠幾部優質頭部內容,難以持續吸引用戶。

一位不愿具名的PGC創作團隊成員告訴記者,與視頻行業動輒千萬級別的版權費用有差距,熱門IP獨家授權某一音頻平臺費用大概在7萬~50萬元不等。目前,喜馬拉雅FM上面有上千部收費節目,如果都是獨家買斷,價格很高;如果進行非獨家授權,平臺和節目方都會獲得更多的利益。但與此同時,非獨家授權的內容因為在各平臺都能聽到,也無法提高平臺的競爭門檻,且獨家授權的內容更容易提高免費用戶向付費用戶的轉化率。

同樣面臨轉化問題的還有內容生產者們。“目前各家平臺的非獨家授權都是五五分成,有時候也會與平臺做資源交易,如果想上首頁推薦,分成會降低。總體來說,平臺基本上不會做什么留人的措施。所以,內容生產者更希望能觸達更多的平臺實現引流,從而產生付費用戶的轉化。”上述內容生產者表示。

喜馬拉雅FM用戶向本報記者表示,喜馬拉雅FM的會員年費是365元,但即便如此很多精品課程仍舊需要付費,而且價格大多是在199元,價格偏貴。對比而言,騰訊視頻的年費僅為233元。

為了探索更多的內容付費模式,去年6月喜馬拉雅FM正式推出了智能音箱小雅,這是喜馬拉雅FM第一次大規模售賣硬件,在未來,這也會成為喜馬拉雅FM重要的內容入口。余建軍表示,喜馬拉雅FM做音箱,不是為了賣硬件賺錢,而是想以此優化自己的服務。同時,喜馬拉雅FM完全放開合作渠道,歡迎其他內容提供者入駐小雅,而喜馬拉雅FM也將繼續把自己的內容供應給其他音箱。今年5月,喜馬拉雅FM針對兒童推出了曉雅mini AI音箱。不過,唐欣并不看好喜馬拉雅FM布局智能音箱產業,“喜馬拉雅FM是內容平臺,在智能硬件的積累上不多。這類產品本身市場規模就不大,現在已經有了不少競爭者了”。

本文轉自中國經營網,作者郭夢儀,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芥末堆立場。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39246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