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創業文章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毒舌如郭德綱,曾經借調侃于謙來炮轟愛占小便宜的人:

“能不花錢就不花錢,錢都在肋條上拴著呢,動一動肝都疼,挑一挑大糞從他門口過都得舀一勺嘗嘗咸淡。”

這話并不為過。貪便宜是人之常情,但逾越了法理的行徑,就是比嘗糞水還惡臭。

最近,湖南邵陽的創業者劉正軒和劉勇虎的蝦塘又被搬空了。之所以說又,是因為在他們大學畢業、回鄉創業這兩年多以來,蝦塘已經遭到了數次哄搶。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撿漏”的遮羞布要多大,才遮得住幾百人的明搶?/梨視頻

而這有記錄的十幾次,還不包括20人以內的哄搶事件。最嚴重時,三四百人一起下塘搶蝦,勸阻的工作人員甚至被扇耳光。

經歷了四五次報警,卻因人數過多而無法得到妥善處理。面對近60萬元的損失,以及尚未還清的50萬元創業貸款,二劉甚至沒有哭的功夫,已經開始想辦法繼續貸款以發工資。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多少哄搶,披著“撿漏”的羊皮

“去年 9 月開始賣蝦,就有村民稱要去撿點小魚,人多后不再撿小魚,開始直接撿蝦。”

“每一口塘干了之后,會被撿魚的村民撿兩遍以上,接著撿田螺的村民再撿一遍,再是電黃鱔、泥鰍的村民電兩三遍。我們有17口塘,兩年干兩次,算下來他們撿了有上百次。”(《財經天下》周刊采訪)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仗著法難責眾,幾百人可以把體面、道德置之不顧。/梨視頻

從蝦塘的數量可以看出,這并不是兩個年輕人小打小鬧的嘗試,而是一個正兒八經的、占地120畝的、有技術有專利的企業。即便如此,依然沒能免于被村民薅出血的命運。

原本宅心仁厚的當事人,面對最初前來撿漏的人,或許想著:這本也是賣不出去的小錢,計較了反而傷了鄉親們的心。

只可惜,鄉親們卻并沒有把這當做一種善意的人情,反而更肆無忌憚,將他們的產業當做自家蝦塘來捕撈。

2017年開始斷斷續續發生的哄搶事件,直到最近才被輿論廣泛關注,完全是因為事態已經發展到令人發指的地步。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9102年都要過完了,還信奉誰橫誰有理的野蠻邏輯?/梨視頻

10月21日,強制下塘搶蝦的兩位村民與勸阻者扭打在一起。發現警方趕到后,竟聲稱受重傷,躺在蝦塘邊不起來。被救護車抬走后,其十數位家屬痛罵工作人員三四個小時,甚至襲警、鬧警局。

當事人不是沒想過辦法。建過柵欄,被村民無情踏平,有人甚至直接從大門進去;出手阻攔,不是被痛罵,就是被扇耳光。

結果就是,村民喜滋滋地抱著“豐收的果實”回家,年輕的創業者眼睜睜看著幾千斤蝦被活活凍死。

當地政府也想了辦法。雖然認為“老百姓不完全是哄搶”,但對于動輒幾百人的陣勢也看不過眼,一邊出動公安行拘了3人,一邊派村鎮干部給村民做思想工作。

但就目前看來,效果依然非常有限。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哄搶并不只發生在鄉下,2012年南昌市菊花展結束,撤展過程中菊花盆栽也被市民哄搶。/圖蟲創意

身為公司行政董事兼總經理的劉正軒,本就是湖南邵陽洞口縣出身。選擇回鄉創業,一是因為當時有現成的場地,二則,或許也是出于對故鄉的情懷。

2017年,有研究小組對遼寧省101個縣區的返鄉創業大學生進行調研,發現僅有29%的人是因為城市就業創業壓力大, 22.9%的人是為了照顧家人而返鄉,看重家鄉經濟潛力、希望為家鄉做貢獻的人占了半數有余。

既然年輕人有志于回饋家鄉,那么是不是意味著故鄉真是因窮而惡?

中國新報上月才報道,湖南洞口原本共有117個貧困村,通過近兩年的時間實現全縣脫貧摘帽。

而出事蝦塘所在的巖山鎮,以水稻、生豬、楠竹、木材、木雕等產業為主導,是洞口縣的產量大鎮和生豬養殖大鎮。如果花心思合理發展、將當地產業做成品牌,日子不至于太難過。

只可惜,兩年時間足以令村子脫貧,卻不足以扭轉村民輕視他人私產的觀念。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浙江嘉興平湖,偷瓜者開車偷走萬斤西瓜。兩位瓜農抓到3人,警察卻不予立案,稱這不算偷,要求雙方自行調解。/小強熱線

同樣的事例不勝枚舉。

河南省南樂縣人劉國濤,在河北邯鄲臨漳縣臨漳鎮種了35畝西藍花。上個月剛有30畝成熟,就被40多名村民一掃而空。

聲稱“聽說是地里的菜花不要了”才來撿漏的村民,開來了幾十輛電動車、三輪車,一發現當事人報警,趕忙裝車就跑。

這一裝,就帶走了當事人十余萬元的經濟收入。

而被民警帶回的6個人中,有一位老人也是當場發病。擔心出意外的民警,只得讓嫌疑人寫了保證書,保證隨叫隨到,就放他們先回家了。

順完就跑,被抓就犯病,這一通似曾相識的操作,令人啼笑皆非,卻也是不可否認的“好用”。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今年夏天,河南一位瓜農在追偷瓜者時拉倒了對方,被調解賠償300元。/@平安淇縣

人性的極惡在于,即便得不到,也會想辦法摧毀。

知乎網友@工地搬磚少年分享了這樣一個故事:40年前,他的太爺爺流落到他的家鄉。為了脫貧,太爺爺拉人合伙養魚種地,連虧三回,直到第四次才終于見到希望。

結果快到收成時,日夜看守的老人家半夜三點多回家喝了口水。往返半個小時功夫,地里的西瓜已全數毀于亂刀。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民之所以刁,不只是因為窮山惡水

“中國人關于財產所有權方面,‘你的和我的’觀念在極多的時候是模糊的。”

身為一個外來觀察者,清末傳教士明恩溥在《中國鄉村生活》一書中記錄了他在中國的見聞。

他發現,有些鄉村會在大部分地主收成完畢的時候,允許窮人去任何一個地方拾棉花,而不必交罰金。為此,有些人甚至不惜冒著被凍病的危險,也要在地里過夜。

而在種植高粱的地區,人們會在規定的日期之后開始剝高粱下面的葉子,用于喂食家禽家畜,且無需顧忌田地所屬。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如今生活飽暖,卻仍有人冒火也要“撿”棉花。/圖蟲創意

本質上講,這不失為一種人文關懷。而中國人的“撿漏”習慣,或許也有了合理的解釋。

但在平常的日子里,園主、地主都會雇傭看守保護農作物,只要有人發現偷竊行為,不管是不是在自家地里,都要抓獲竊賊并交由鄉村代表裁決,否則當事人也要以偷竊罪論處并受罰。

宗族的存在,是用于庇護本地人的利益。然而,上面幾個案例中的當事人,都是某種意義上的“外地人”。也正因為如此,鄉民無需顧忌鄉俗村規的約束,任意糟蹋別人的勞動成果。

屢禁不止、愈演愈烈的哄搶,正是“破窗效應”的現實寫照。劉正軒一開始沒有嚴厲阻止,導致了惡性事件一次次發生;而歷史上一次次“理外容情”,也讓“秋后撿漏”就這樣寫入國人的基因。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2014年11月4日,江蘇寧連路(G205)淮安市洪澤縣段一貨車突然著火,村民哄搶車上鞋子。/圖蟲創意

但劉正軒好歹是村里走出去的大學生,為何也會有此遭遇?

《呼蘭河傳》中的東二道街上,有一個五六米深的大泥坑子。盡管經常有動物或車馬跌落,卻沒有人想到用土填平。

只因泥坑的存在,能給村民帶來不少看熱鬧、飯后八卦的機會,還可以借“坑里淹死豬”的由頭,心安理得地吃便宜的瘟豬肉。

即便是同鄉人的悲劇,在別人口中也不過是一番笑談。在他們看來,只要能夠占到便宜,不但瘟豬肉吃得,還要狠狠懲戒揭開“皇帝新衣”的小孩。

貪小便宜、見不得別人好、群體盲目,這都是自私與冷漠的直接呈現。但與其說是“窮山惡水出刁民”,不如說是當地人衣食住行以外的精神生活,實在是匱乏得可憐。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不管有用沒用,先“撿”為敬。/洛陽網

正如明恩溥所說,“一個中國村民的向往,與其或遠或近的祖先的向往是一致的,所以在中國鄉村不存在理智生活。”

面對相對封閉、管理混亂的中國鄉村,年輕人不甘于因窮苦而斤斤計較,不想過一眼看得到底的生活又無力改變,于是選擇走出農村,留下了無數留守老人。

國務院2017年公布的《“十三五”國家老齡事業發展和養老體系建設規劃》指出,預計到2020年,全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將增加到2.55億左右,獨居和空巢老年人將增加到1.18億左右。

沒有了年輕人的鄉村,只剩寂靜的回響。

老人的生活簡單枯燥,做一回飯能吃好幾頓,日常不過就是家務、農活、麻將、遛彎;

收入單一且微薄,即便收到了子女給的家用,也舍不得拿來花,依然處處儉省;

缺乏與年輕一代的交流,依然沿襲過去的生活習慣過日子,對公德與私德的界限不甚分明,也毫無補充法律知識的意識與訴求……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多少老人即便有積蓄,也忍不住拾荒、撿便宜的心。/《風平浪靜的閑暇》

過去的觀念固然根深蒂固,但這并非管理者失職的借口。

如何在完成脫貧任務之后,加強村鎮文娛場所的建設,完善空巢老人的養老服務體系,提升村民的公德與法律意識,對鄉鎮管理者而言,依然任重道遠。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回鄉創業,只是看起來很美?

雖然返鄉創業的年輕人,多少抱有對家鄉的美好期待。但事實證明,曾經令年輕人選擇離開的因素,并不會因為“創業”的前提而消失。

前文提及的調查顯示,遼寧省有53.2%的返鄉大學生認為目前的創業壓力“很大”或“非常大”,而壓力來源有39.3% 是“人際關系復雜”,31.3%是“缺少社會支持”。

壓力來自于“家庭經濟負擔重”“創業文化缺乏”“個人情感問題”的比例則分別為 29%、28.9%、21.8%。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那些帶著知識、技術與熱望回鄉的年輕人,故鄉究竟如何回饋他們?/圖蟲創意

單是解決場地租賃或承包、物資采購、產品經銷等問題,就有無數個坑等著年輕創業者去趟。

為了避雷,創業者不得不努力組建關系網絡,小心拿捏禮數與利益關系,時間一長自然心累。

再說實際操作。像劉正軒這樣開辟新領域的企業,當地人或許沒有太多指手畫腳的空間。但若是在當地原有產業的基礎上推行新技術,勢必要承受很多質疑與冷眼。

如果雇傭的還是當地人,還有可能面臨不配合的風險。最終是否能達到預期的效果,對于創業者而言亦會帶來相當大的精神壓力。

上文接受調查的新創的企業中,有 82.4% 的企業實現了盈利。但再看在2017年上年度經濟效益,有73.60%的企業只達到了“10萬元以下”。

家鄉固然是一片藍海,但難以喚醒的消費力,依然是橫在年輕創業者面前的大石。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真正的鄉村生活,并沒有《小森林》那么美好。

更令人心酸的,是努力也不一定能解決的個人情感需求。

多數年輕人選擇離鄉,鮮有人愿意回農村成家,回鄉創業者的選擇范疇非常局限。而在注重傳統家庭觀念的環境里,年輕人勢必會承受比離鄉者更猛烈的“催婚”攻勢。

見過世面又回到鄉村的年輕人,是異常尷尬的存在。

融不回鄉土的語境,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不具備鄉村事務的話語權。一旦選擇重返城市,無異于承認自己的失敗,相當于精神上的雙重打擊。

鄉親們別薅了,年輕人都怕了回家創業

似乎離我們越來越遠的鄉村,有些東西腐肉未清,有些東西正在新生。/unsplash

每一個曾經返鄉創業的人,都會對起心動念的人鄭重告誡“一定要想清楚”。但如果不去嘗試,我們或許永遠不知道,機會和陷阱哪一個更大。

可是我們的風險承受能力,真的能與故鄉根深蒂固的觀念抗衡嗎?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38977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