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創業文章

人工智能創業盛世,85后CEO們頭頂“億萬身家”狂奔

第十九屆中國國際工業博覽會(下稱“工博會”)11月11日落下帷幕。這場為期5天的展會創下專業觀眾、展覽面積和參展單位的歷屆之最,成為了“創新、智能、綠色”的舞臺。但在熱鬧的背后,也有一群創業者不得不早早離開現場。

11月7日下午三點,工博會的第一天,當大部分展區都在盡力展示各自亮點時,本屆工博會上第一次專門設立的“人工智能”(AI)專區上,卻已經鮮有介紹者的身影。

上海寒武紀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寒武紀”)執行董事羅韜在電話中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那天他和創始人陳天石都去了現場,但創業過程中要處理的事太多,就早早離開了。相似的,展位緊挨著寒武紀的上海森億醫療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森億醫療”)也只剩下了一名“一會兒就得離開”的介紹人員。

人工智能創業盛世,85后CEO們頭頂“億萬身家”狂奔

11月7日,參觀者在智能制造示范工廠的動態沙盤模型前駐足觀看。

森億醫療的創始人張少典在隨后的采訪中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對于工博會的影響力早有耳聞,所以接到邀請就立刻答應參加。但這并不是他們直接面向客戶的展會,更多是面向政府、媒體打造企業品牌的平臺,所以主要團隊停留在展臺的時間不長。創業的忙碌和競爭壓力也讓他不得不去處理更多的事務。

不同于其他的參展商,這些年輕的企業受邀參展是完全免費的。和其他播放著動感音樂、展示著酷炫機器人及技術的展區相比,這里的確顯得有些安靜。

但在場外,被外界歸為“人工智能”的創新企業卻是從高校到政府、再到資本市場都熱烈追捧的寵兒。除了技術本身,“快速爆發”和“近億身家”則是這些年輕創業者給外界留下的最深印象。而在熱潮背后,還有著生存考驗和大浪淘沙的殘酷。

“含著金湯匙出生”

寒武紀2016年創立于北京,被譽為研制出了世界上第一款專門為人工智能定制的智能芯片的中國公司。陳天石1985年出生,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研究員。這家由中科院孵化的企業,也是陳天石自己口中“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創業企業,成立伊始就受到了資本和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

寒武紀前身是中科院計算所2008年組建的“探索處理器架構與人工智能的交叉領域”10人學術團隊。2017年8月,創立僅一年的寒武紀迅速完成 A 輪1億美元的融資,戰略投資方包括阿里巴巴、聯想、科大訊飛等企業。

在工博會開幕的前一天,寒武紀在北京發布新一代智能處理器IP產品,并闡述公司未來芯片產品研發路線圖。陳天石的表態凸顯出年輕創業者的高調和雄心:寒武紀將力爭在3年后占有中國高性能智能芯片市場30%的份額,并使全世界10億臺以上的智能終端設備集成有寒武紀終端智能處理器,如果這兩個目標實現,寒武紀將初步支撐起中國主導的國際智能產業生態。

人工智能創業盛世,85后CEO們頭頂“億萬身家”狂奔

“陳總的目標還是能做到的。雖然(創業者)都有夢想,但他是搞技術的,還是會給自己一個交代。”對于被媒體提煉成標題并廣泛傳播的這個目標,羅韜對第一財經記者這樣解釋。

1988年出生的張少典今年還不滿30歲。本科就讀于上海交通大學、博士畢業于哥倫比亞大學的他把自己稱為“交大系”,并能熟練報出一串交大校友創業的成功案例。手握技術創業,然后獲得資本青睞迅速爆發,是他身邊不少年輕校友在人工智能領域頭頂“創始人”頭銜走過的路徑。而他也已走上了這條快車道。

從2016年4月成立,到同年9月獲得天使投資,張少典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時間就做出了產品原型,開啟了市場化的推廣。在短短一年左右的時間里,公司也完成了A輪融資,并在資本的推動下迅速從原先的初創團隊擴張為了如今的70多人。

移動互聯網第三方機構艾媒咨詢于今年初發布的《2017中國人工智能產業報告》顯示,中國人工智能產業和研究都正處于爆發期。2016年,產業規模以43.3%的增長率達到了100.60億元;預計2017年增長率將提高至51.2%,產業規模達到152.10億元,并于2019年增長至344.30億元。

人工智能創業盛世,85后CEO們頭頂“億萬身家”狂奔

張少典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從技術和產品角度來說,投資方的進入并沒有給公司帶來什么影響,但在商業模式上的確因為資金的進入而有所改變。讓他覺得幸運的是,投資方“不管”他們,給了他們相對獨立的發展空間。

森億醫療的產品是利用人工智能對醫學文本進行自動分析和數據的二次應用。簡單來說,是為包括醫院、藥企和保險公司在內的醫藥行業提供數據整理和分析的軟件服務。張少典說,公司目前已經為國內數十家醫院提供相關服務,而未來5年內的目標是快速覆蓋全國大多數的三甲醫院。

忙碌的創業和異常激烈的競爭

雄心勃勃的目標和資本青睞的背后,是忙碌的創業生活和異常激烈的競爭。

連夜趕到又匆匆離開工博會現場是一個縮影,電話長時間占線、24小時待命也是創業者的常態。

羅韜說,寒武紀不是被政府或資本推著走,而是不得不拼命往前跑,因為行業本身的競爭非常激烈,“行業還遠遠沒有穩定下來,更何況穩定前后的競爭都會很激烈”。

對張少典來說,醫療信息化領域的市場太大,目前甚至都談不上競爭的階段,還需要所有的創業企業一起來教育市場,讓市場認識到醫療分析和人工智能帶來的價值。所以,數據分析的技術并不是眼下的難點,更大的挑戰是如何加速產品的落地和推廣。

根據張少典的經驗,由于國內的醫療體系以公立為主,要推廣就必須按照事業單位的游戲規則進行,因此采購周期較長、流程也比較復雜,需要做預算和參加招標。

美國在上世紀90年代末期就已基本完成主流醫院信息化、當前醫學信息學的關注點已從第一階段的系統建設轉移到了第二階段的“數據二次利用”。與美國相比,國內目前還處于從第一階段向第二階段的過渡期。雖然主流醫院的基本信息化接近完成,但尚不能解決數據挖掘的問題。

根據公開數據,中國醫療信息化的市場有望在2020年快速增長為每年800億元的規模。這種在張少典看來“用常識就能發現遍地是機會的市場”讓他充滿了信心。除了巨大的市場潛力,國內和美國相比快太多的創業節奏,也是讓這位年輕的留美博士一畢業就回國創業的動力。

泡沫背后的理性和現實應用

創業圈的泡沫是多數創業者都不否認的事實,但在人工智能領域,資本吹起的泡沫對技術創新和發展而言,好比大浪淘沙,并非是壞事。資本的極高參與度,為人工智能產業的發展提供了強大勢能。

看起來,羅韜也并不在乎“人工智能”帶給寒武紀的光環。他告訴第一財經,雖然寒武紀研發的是人工智能芯片,但嚴格來說并不算是人工智能領域,而是屬于集成電路。當然,他們進入的是新興的智能芯片領域。

羅韜說,目前寒武紀擁有的訂單金額已達1億~2億元。據陳天石介紹,寒武紀雖然是一家年輕的公司,但作為一個科研團隊,他們已經存在了快十個年頭。

張少典在2014年萌發了創業的想法,并在那一年就回國利用兩個多月的時間對國內的醫療信息化市場做了調研。在兩年的醞釀中,他一方面和國內的學術機構進行合作,以進一步了解國內的醫療數據現狀,一方面也在尋找團隊。而他攻讀醫學信息學博士的哥倫比亞大學,正是世界上首批醫療人工智能產品的誕生地,把成熟的算法和美國的經驗帶回國內,也是張少典的創業初衷。

事實上,人工智能行業的爆發并不只是初創企業的紅利,在傳統的工業領域,施耐德、ABB等工業巨頭也早已盯上了智能制造的商機。除了提供機器人硬件,打造數字化的平臺和系統、加強數據分析的服務等越來越成為企業的發力重點。

在工博會的第一天,施耐德電氣高級副總裁、工業事業部中國區負責人馬躍從早上到下午都在現場接受媒體的采訪和客商的咨詢,他要做的是把施耐德最新推出的EcoStruxure系統推廣到更多應用領域。從全球來看,與EcoStruxure相關的業務收入已經占到施耐德電氣整體業務的45%。

人工智能創業盛世,85后CEO們頭頂“億萬身家”狂奔

馬躍告訴第一財經,原來實體經濟的組織方式是以實體的資產,比如一臺設備、一條生產線加生產資料來組織,而EcoStruxure是以軟件和數據為核心建立的系統平臺,把如何利用數據作為第一標準。“EcoStruxure平臺建立的專家系統,實際上就是人工智能的一部分,也是施耐德未來數字化戰略的核心部分。只不過現在習慣叫專家系統,大家不覺得是人工智能。”他表示,這個專家系統可以利用實時數據做出未來分析,是一種專用人工智能。

和以年輕人為主的初創領域有所不同,在傳統制造領域,人工智能的推廣不乏挑戰。長期服務制造企業的馬躍對第一財經記者總結說,中國智能制造面臨的三大挑戰分別是數字化互聯互通、管理變革和知識傳承。

“首先,先進工業的組織方式是用數據來組織全產業鏈,但我們的客戶現在仍然是按照實體資產來組織的。”其次,他認為,真正意義的現代制造是基于全供應鏈的全流程數字化,因此所有功能都該打通,但目前不少制造企業仍然在按照傳統的生產方式和職能來組織生產,各部門各司其職,遠未實現數字化的互聯互通,也難以看到全產業鏈的價值。可以說,“‘中國智造’最大的挑戰不在技術層面,而是管理上的難題。”

馬躍認為,再次,隨著老一代工人慢慢退休,此前30年積累的運營和生產技術的經驗及知識隨之流失,再加上年輕一代不太愿意進入制造領域,大量經驗和知識無法及時傳承。而數字化的智能應用將會幫助這些信息的傳承和利用。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38849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