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創業文章

讓人工智能替客戶炒股,創業公司真準備好了嗎?|深度

智能投顧,作為一項頗有噱頭、倍顯洋氣的“黑科技”,從2016年在國內開始被熟知,到現在正像一場狂風,在金融科技領域掀起波浪。智能投顧,是市場需求下的前沿理財工具,還是資本燥熱中的投資噱頭?我們走訪了行業的參與者,試圖可以窺見其中的冷靜與燥熱。

本文共計4209個字,閱讀時間6分鐘。

讓人工智能替客戶炒股,創業公司真準備好了嗎?|深度

讓人工智能替客戶炒股,創業公司真準備好了嗎?|深度

文 / 劉景豐

智能投顧正像一場狂風,在金融科技領域掀起波浪。作為一項頗有噱頭、倍顯洋氣的“黑科技”,智能投顧從2016年在國內開始被熟知,到現在正成為各類金融機構、創業公司爭相搶灘的藍海。就在6月下旬,工行與京東、農行與百度、中行與騰訊的攜手拉開了傳統金融機構與互聯網科技公司在金融領域合作的大幕,其中合作的重點就包含智能投顧等方向。

甚至美國有機構預測,到2020年智能投顧市場總規模將達2.2萬億美元。而在中國,到2020年智能投顧管理資產規模預計超5萬億人民幣。智能投顧,正迎來風口前的加速度。

盡管市場前景被如此看好,但是近日一份由國際知名資產管理公司——ING荷蘭國際集團給出的調查報告卻給火熱的智能投顧潑了一盆冷水:調查訪問了15個歐美國家1500人,有91%的人表示不會讓智能投顧獨立管理自己的錢。

智能投顧,是市場需求下的前沿理財工具,還是資本燥熱中的投資噱頭?我們走訪了行業的參與者,試圖可以窺見其中的冷靜與燥熱。

資本搶灘下的“渾水摸魚”

智能投顧又稱機器人投顧(英文名:Robo-Advisor),它可以根據個人投資者的風險承受水平、收益目標以及風格偏好等要求,運用智能算法及投資組合的理論模型,為用戶提供投資參考和資產配置的建議。簡單來說,就是智能理財的一種方式。

智能投顧起源于2008年的美國投顧行業,2014年在國內出現,2016年逐漸火熱并受到資本追捧。到了今年,隨著人工智能AI的火熱,資本更是對智能投顧的熱情有增無減。

讓人工智能替客戶炒股,創業公司真準備好了嗎?|深度

新京報記者梳理發現,僅近幾個月就有多家智能投顧公司獲得較大規模融資:3月15日,彌財獲得Pre-A輪融資,數額未公布;同在3月,聚財貓獲得1億元人民幣A輪融資,其中部分資金就用于完善智能投顧系統;4月11日,理財魔方完成2000萬人民幣Pre-A輪融資;5月2日,飛蟬智投宣布獲得千萬級天使輪融資……

資本正在搶灘,入局者也在不斷增加。不完全統計,截至今年4月,已有包括藍海智投、因果樹、宜信、拿鐵財經、平安一賬通、京東金融等50多家背景各異的公司推出智能投顧服務。除此之外,傳統金融機構也帶著資金和實力來到這片熱土:招商銀行推出摩羯智投,廣發證券推出貝塔牛,興業銀行推出興業智投。

參與者的增加,也讓這個領域的水逐漸變渾。2017年3月,智能投顧平臺望財被爆靠數據造假拉融資,投資方小村資本中槍。消息一出引起業內一片躁動,智能投顧,也并非全都是結結實實的“寶貝”。此外4月13日,山西證監局發布智能投顧風險提示公告,稱理財魔方交易系統接入盈米財富基金的購買端口;拿鐵理財除有機器人理財頁面外,還出現了金融超市的頁面,提供基金銷售服務。然而這兩家互聯網平臺并未取得基金銷售業務資格。

對資本而言,這其實就是“在渾水里摸魚”,需要在渾濁的外表下,找到真正有價值、符合市場需求的項目,又要避免碰到礁石。然而對個人投資者而言,選擇一個真正適合自己又靠譜的智能投顧,似乎更難。記者在武圣北路一家銀行門口采訪一名來此做理財的中年男子,盡管對智能投顧“有所耳聞”,但他還是選擇了銀行理財顧問的方式,“總感覺把錢讓機器去操作不放心,再就是萬一出了問題錢沒了找都沒地兒找,還是人更靠譜一些。”

打敗大眾化人工投顧

就在數日前,一份由ING荷蘭國際集團做的調查稱,歐美九成以上個人信不過智能投顧。調查訪問了15個歐美國家的1500人,有91%的人稱不會讓智能投顧獨立管理運作;其中四分之一的人表示,如果機器做決定前經過人類客戶經理同意的話,他們也愿意試一試。

這個觀點遭到璇璣CEO鄭毓棟的反駁。在他看來,九成人不接受智能投顧的調查數據與他接觸的情況不相符,“我身邊80%以上的人群特別是年輕人,非常有興趣嘗試智能投顧。”智能投顧作為一項科技產品,更容易被工程師、科技從業者認可。

反駁的另一個理由是,高盛、瑞銀等歐美主流金融機構都進入智能投顧領域,智能投顧在美國的資產管理規模已經達到600億美元。“如果智能投顧不被人們接受,主流金融機構是不會輕易入局的。”鄭毓棟說。

在璇璣之前,鄭毓棟曾是渣打銀行投資策略及咨詢總監,工作內容涉及人工投顧。傳統人工投資顧問,為高凈值客戶提供專戶理財服務,從投資者教育、分析理財需求到解讀投資管理報告、調整投資方案等貫穿全過程。“人工投顧的最大優勢就是有人文關懷,能夠提供個性化投資建議,另外在隱私安全上也有優勢。”鄭毓棟說。

讓人工智能替客戶炒股,創業公司真準備好了嗎?|深度

然而除此之外,智能投顧的優勢似乎更加明顯。首先在對資產配置上,智能投顧可以把資產配置得足夠分散,從而盡可能減少風險;其次智能投顧依靠強大的計算能力,可以根據不同市場、不同時間、不同個體情況給出合適的理財規劃;此外,由于智能投顧在執行過程中嚴格按照理財規劃走,不會有感情波動,因此不會有追漲殺跌的非理性行為。

在鄭毓棟看來,智能投顧針對的人群既非資產在五六百萬元以上的高凈值人群,因為他們足以享受到“私人銀行”的服務,也不是低資產的普通人,而是有一定資產但還沒能享受專業理財服務的人群。“AlphaGo就是要挑戰世界上最好的棋手,但是智能投顧不是。它只需要超過兩個人,一個是投資者本人,另一個是投資者選擇的大眾化投資顧問,它沒必要去挑戰巴菲特。”

現實的投資數據也支持了他的觀點。巨靈數據發布的《中國智能投顧行業2017年5月發展月報》中顯示,選取的摩羯智投、金融界智能投顧、理財魔方、蛋卷基金等智能投顧平臺的業績,普遍好于上證綜指和單只公募基金的平均收益率。

實際上,現階段的智能投顧僅可以滿足客戶的基本理財需求。“辯證的角度看,私人理財顧問所提供的與客戶情感層面的交流,以當前的人工智能技術還無法實現。”海鯨金融品牌總監陸離說。

做不到本土化就是找死

機構躍躍欲試,但是投資者并沒有那么買賬。雖然在整體數據上智能投顧的理性和數據分析戰勝了人工投顧,而且國外的智能投顧正被普遍看好,但也有多位投資者在不同場合表達了對智能投顧的不滿:“我在摩羯智投投了幾萬塊錢,3個月虧了800塊。”一位中證金融研究院的工作人員在近日的一次互聯網理財與智能投顧的監管研討會上稱。

如此的言論并不只出自其一人。為什么在國外被叫好的智能投顧,在國內卻并沒有得到市場的寵愛?幾乎所有受訪者均告訴新京報記者,真正能在中國市場生存的智能投顧,必須要進行本土化。

所謂的本土化,就是在引進國外智能投顧理念的同時,要結合國內的實際情況進行調整、改變,使其適應國內的市場和用戶習慣。

創新工場互聯網金融領域投資總監申文超告訴新京報記者,因為智能投顧最初發源于美國,所以國內智能投顧創業者幾乎都是參考美國智能投顧模式。

然而美國金融市場與中國情況差別很大。美國智能投顧的交易標的以ETF(交易型開放式指數基金)為主,目前其市場已有1600多只ETF;其次美國居民普遍有401K養老金賬戶,適合做智能投顧;另外美國個人有避稅需求;還有美國金融資產交易量發達,每天有數億、數十億美元的交易規模,交易活躍且成本低。這些都是智能投顧滋生的土壤。

讓人工智能替客戶炒股,創業公司真準備好了嗎?|深度

反觀國內,可交易的ETF僅有130余只,整體規模較小、種類不全,可分散的風險有限;交易賬戶需要重新搭建;資本市場交易活躍程度相比較低;同時資產避稅的需求較小。

基于這種情況,引入美國智能投顧的模式時就需要不斷調整。ETF體量不夠,要考慮尋找替代性投資產品;還要重新搭建賬戶體系,要修改交易邏輯。海外的智能投顧,整個組合偏離3%就面臨調倉,但這個偏離度在國內很容易達到。“如果照搬國外模式就會天天調倉,客戶資金在空轉中度過,不但影響收益,而且會產生許多交易費用。”鄭毓棟告訴新京報記者。

此外技術問題也是限制因素之一。盡管目前人工智能技術風頭正熱,但是并沒有達到純熟,尤其是國內的智能投顧歷史較短,智能投顧創業公司還需要在技術上不斷完善。

能否做到本土化,是一個智能投顧項目在國內生存的關鍵。“我們在選擇智能投顧項目時,首先就要看它能不能實現本土化,因為做不到本土化就沒法兒活。”申文超稱。

盈利困難,發展瓶頸待破

“智能投顧能夠在國內產生,應該說是有一定的市場需求的。”在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左俊義如此認為。2015年中國股市暴跌散戶受傷嚴重,盡管現在有些股票出現漲幅,但絕大多數還處于低谷,所以散戶有理財需求;從產品來看,國內公募基金倉位高、波動大,私募基金雖然追求絕對收益但門檻太高,這種情況下智能投顧正好滿足一些有一定資產實力用戶的理財需求。

但是發展到現在,并沒有受到很多普通用戶的熱捧。“智能投顧是一個新產品,需要市場教育,目前而言這還是個很大的瓶頸。所以璇璣在做智能投顧時,針對的是B端,從金融機構入手。”鄭毓棟說。在他看來,從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入手,更容易獲得用戶認可。

讓人工智能替客戶炒股,創業公司真準備好了嗎?|深度

璇璣選擇從B端切入的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智能投顧如果直接針對用戶,會涉及許多問題。按照國內相關法律規定,從事證券投資顧問業務,需要取得相關資質;而如果智能投顧在進行資產配置時,涉及基金、保險等金融產品的銷售,同樣需要取得銷售資格。

作為一家創業公司,既做平臺又要獲取各種資質,短時間內很難完成,而且也幾乎沒有這個實力。“所以對提供投資建議、針對C端做資產配置的智能投顧公司來說,合規性是個很大的考驗。”鄭毓棟說。

另外,盈利難也是國內智能投顧平臺發展的瓶頸之一。新京報記者梳理發現,目前國內智能投顧盈利模式主要有3種:通過提供理財建議收取顧問費、管理費;代銷互聯網金融平臺金融產品收取費用;輸出技術收取技術服務費。

記者聯系多家智能投顧平臺,然而對平臺是否達到盈利他們均顯得比較敏感。業內人士分析,從這3種盈利模式看,短時間內都很難達到盈利,“一來智能投顧的基礎搭建、技術投入比較高,二來現在用戶量少。想實現盈利肯定需要積累到一定的用戶量才行。”

“其實智能投顧的盈利模式在國外已經比較成熟了,但是國內目前還沒有智能投顧的巨頭,就算出現巨頭也很難在短期內實現盈利。”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說。

“黃金時代”還需多久?

“當下來看,我感覺國內的智能投顧并不成熟。但長期來看是有前景的,也是一個必然的趨勢。”京北投資總裁羅明雄表示。

鄭毓棟覺得,智能投顧的未來是針對中等收入人群,成為管理家庭財務的工具,“你的這一次投資對目前家庭財務起到什么樣影響,未來會怎樣影響家庭;整個家庭的財產是不是處在健康的狀況,孩子還缺乏什么樣的保險等。”

此時,智能投顧會迎來一個“黃金時代”,人們會普遍認可智能投顧的資產配置理念。在這種情況下,房產不再成為人們投資的主流;無風險投資的收益率持續下行,并且出現一些固定收益產品剛性兌付被打破的事件,讓大家覺得固定收益產品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安全。“當然這需要根據市場發展來決定,很難用具體的時間來斷定。”鄭毓棟說。

讓人工智能替客戶炒股,創業公司真準備好了嗎?|深度

除了宏觀市場上的改變,智能投顧還需要面對國內資本市場具體因素的不斷改善。首先投資標的要不斷豐富,ETF的數量要有一個很大的增長;其次投資市場要取得正收益。“目前無論是股票、債券還是大宗商品,要么是熊市,要么是寬幅震蕩市,這種情況下要想投資獲取正收益挺難。”左俊義稱。沒有正收益,智能投顧怎么能保持住用戶粘性?

從法律政策層面,智能投顧要實現比較好的發展,也需要相關的法律去規范和支持。“目前國內沒有一部專門的法律對智能投顧做一個規范。智能投顧仍然屬于證券投資顧問業務范,在沒有新的法規出現之前,還是受到《證券投資顧問業務暫行規定》等相關法規的監管。”尹振濤表示。

盡管對到來的具體時間難以斷定,但是對智能投顧“黃金時代”的預期幾乎成了業內人士的共識。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隨著國內中等財富群體的大量增加,年輕群體的理財意識逐漸增強,“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會是智能投顧的用戶,長遠來看這也是在國內做智能投顧的優勢。”

原創文章,作者:聚創盟,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fvezae.live/38835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兼職小項目可聯系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江苏快3玩法技巧